首页 > 能源 > 核能 > 正文

川普减税,遮羞布被扯掉后只能裸奔 成都侦破特大假币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7-10-04 12:19:44

川普减税,遮羞布被扯掉后只能裸奔 成都侦破特大假币


美国东部时间9月27日,川普正府公布了最新的税改框架。通篇细读完这份号称1986年来最全面的税法改革,虽然没达有到川普希望的「企业税一步降到15%」,但即使当前这个力度,说是「史上最大、千载一遇」也并不算牵强。

躺在桌面上的结果谁都看得懂。重点探寻下本次税改的脉络轨迹、前景及影响。

1月20日川普总统入主白宫→2月28日向国会进行首次国情咨文,公布其税改和基建计划→4月26日公布税改方案原则,为与国会商讨具体细节定调→8月23日取消税收抵扣优惠→8月30日密苏里州发表演说,明确提出将公司税阶梯式名义税率统一到15%→9月12日美国国债有史以来首次突破20万亿美元→9月27日公布税改框架。历时八个月有余。

从上任第一天起就笼罩在通俄门的巨大阴影下,之后数度面临内阁要员被迫离职的孤家寡人窘境,再加上从禁穆令到医改法案屡屡被废,一片质疑声中推动税改走到今天这一步的总统先生的确不易,从金毛狮王蜕变成白眉鹰王却也指日可待。

§ⅱ 手笔气势磅礴

条分缕析下这个税改框架。

首先,简化个人所得税等级,从当前的7档减至3档,税率分别为12%、25%和35%。这意味着最低个人所得税率从当前的10%提升至12%,最高个人所得税率从39.6%下降至35%。

其次,翻倍调高个人所得税免征额。个人免征额从此前的6350美元调高至1.2万美元,家庭免征额从此前的1.27万美元调高至2.4万美元。

再次是重头戏企业税。企业所得税率由当前的35%降至20%,由合伙人转缴企业税的公司税率从39.6%降至25%。对于企业留存海外的收入,一次性征收但可分多年缴清,最终税率极有可能定在10%左右。

最后,减少州税和地方税抵扣,仅保留房贷利息和慈善捐款抵扣。取消房产税和遗产税、增加儿童税收抵免。

减税框架清晰易懂,从社会底层到中产富人再到企业,惠及全社会显而易见。然而,即使这样一份看起来缜密普惠的减税方案,在美国人几乎一边倒的支持声中,却遭到了某些国家官媒有组织的的奚落、仇视,甚至公开诋毁。

§ⅲ 诋毁不遗余力

简单了解下那些自己不舍得去做、却又见不得人家减税的陈词滥调。

首先自然是老掉牙的美国债务上涨论。这种线性而且浅薄思维逻辑是,减免税收一定会影响正府财政收入,而正府财政赤字扩大将导致预算缺口进一步扩大,令本就超过20万亿美元的国债雪上加霜。美国财长史蒂文·努钦正面驳斥了这种观点。

众所周知,税收=税基×税率,通过减税计划刺激经济增长,税基的扩大一样会增加国库税收,从而达到削减预算赤字之目的。9月28日,努钦在华盛顿出席论坛时算了一笔账,自信满满税改计划将在未来10年带来2万亿美元的额外收入,不但能够弥补减税影响,还能在未来10年减少1万亿美元的财政赤字。

砖家们请睁大钛金眼看看人家的襟怀和眼光吧。真正是在放水养鱼,而不是挂着羊头卖狗肉、藉放水养鱼之名行竭泽而渔之实。

其次就是质疑税改到底对谁最有利。引用《纽约时报》的评论「税改计划将对富人有利,包括川普自己。」并言之凿凿取消房产遗产税和替代性最低税,每年会令几千个超级富翁家庭获益,而替代性最低税是则是为防止逃税设计的安全网。

一个Y论自由的国度,舆论唯恐抓不住正府和政客的一点瑕疵,而只要逮着了就会渲染放大并攻击,谁能想象朝鲜人民敢像美国人批评川普那样批评三少爷?即使不谈这个,减税方案同时惠及社会中下层和富人,就那么不可原谅吗?况且人家富人的财富又不是用权力直接兑换来的,正大光明又不用偷偷摸摸连银行都不敢存,更不用担心自肥后被杀猪这回事儿。

更无语的居然质疑川普政府的减税时机,并列举出1981年里根总统和2001年小布什总统的大规模减税,都是在经济衰退时期提出的,而当下美国经济已经处于扩张态势,减税效果或被经济增势所稀释。再谈下去仍旧绕回到增加国债方面去。

这简直有点儿「最喜小儿无赖」的无理取闹感觉了。经济衰退时通过减税雪中送炭固然没错儿,然而经济增长时减税让利于民让利于企业,岂非更是锦上添花?一群自己国家民企凋零、失业者众的‘何不食肉糜者’,去操心人家的经济增长是2%、3%还是更高,这不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又是什么?

质疑减税已荒唐,又向荒唐演大荒。让利于民的一切举措令人击节赞赏,笔者惜墨如金,对上述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无厘头高见,就不再列举出来污人耳目、辱人智商了。

§ⅳ 市场铁证如山

一直欣赏那句「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完全市场经济国家,就应该是这副样子,权力的归权力市场的归市场。而对政令的诠释,最有发言权的无疑是市场。

9月27日税改框架甫一公布,第二天美元指数和美股应声上涨,美元指数迅速突破93,刷新8月中旬以来最高,三大美股股指也纷纷上涨,10年期美债收益率则延续美联储议息会议后的涨势,一举突破2.3%的近两月高位。那些市场始终不死不活甚至日趋凋敝的国度,看到正府减税让利后立竿见影的效果了吗?

完全没有任何骄矜自夸的意思。笔者在此前撰文中一再提到,川普政府的医改、税改和基建三大法案,只要其中一项取得突破性进展,就足以令美元指数得到强力支撑,从而一洗颓势,甚至会出现报复性上涨。市场表现始终是最有说服力的。

§ⅳ 博弈胜负难料

减税计划是由总统提出来的,但美国毕竟不同于一言九鼎的纸牌屋国家,法案能不能通过的权力仍在于国会两院。下面我们就来看看这份法案通过的概率有几许。

照例先看最不利局面。虽然川普税改获通过是多数美国选民希望看到的结果,但国会9月份因飓风灾害而推迟的债务上限,以及2018财年拨款这两座绕不过去的冰山,对川普政府来说依旧是严峻的挑战。如果在后续的修订方案中,川普内阁拿不出解决正府赤字和债务上限的合理方案,税改不获通过并非没有可能。

从市场角度看,当前市场对减税已经预期满满,如果方案不能获得顺利通过,即使以打折的方式通过,那么市场预期得不到充分满足,美元本轮的反弹也仍有可能戛然而止甚至重新盘整。嗯,税改和美元的涨跌就是这么息息相关。

说完利空再来看一个巨大的利好。

众所周知,2018是美国中期选举年,考虑到共和党总统川普在2017年入主白宫后一系列并不高光的表现,如果本次税改通不过,那么川普竞选期间画给美国选民的新政大饼就将沦为笑柄,同时也意味着共和党几乎肯定失去对众议院、参议院的控制权。而这个结果,是占国会两院多数的共和党无论如何不愿面对的。

正是从这个角度来讲,此时的总统川普反而有点儿有恃无恐,反正我皮球是踢出去了,通不通过是你们共和党议员不用看民主党脸色就能够独自裁决的事儿,你们不拿出态度配合正府,将来民主党入主国会两院,那可就怪不得本总统咯。而这个‘哑巴亏’,不出意外共和党内部会生吞下去的。

虽然说水满则溢月圆即蚀,民主国家牵扯到选票的事儿,不到瓜熟蒂落谁也不敢提前纸牌屋议定、会上表决做做样子。但有了「总统绑架国会」这一层特殊原因,本次川普税改新政又几乎可以说是胜利在望。

税改成功,对美国个人家庭和企业固然真真是极好的,但凡事都有截然相左的正反两面,此举又会影响到谁,或者干脆说又会扒掉谁的底裤呢?

§ⅴ 裸奔警报响起

如果说此前美联储「悍然不顾大国利益,轻率开启加息缩表」就已经是对刺激经济只靠印钞的国家伤口撒盐的话,那么川普政府本次大手笔减税,就相当于亲手扯下了伤口还在汩汩流血的那些国家最后一层遮羞布,从而将后者置于众目睽睽下裸奔之窘境。

道理很简单,美联储加息缩表吸引资本外流,左支右绌的资本管制局面下,减税将直接引动产业流向北美。将企业连根拔走,这招儿无疑比通过贸易收回美元更绝。当被牧羊人剪急了羊毛的羊群冲出围栏之际,仅靠牧羊犬和羊鞭能阻止住乱蹄纷踏的羊群吗?姑且不必理会本家羊群的敢怒不敢言,外来的羊群你总不能来硬的不让走吧?更何况人家的牧羊犬比你的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绕弯子,就如同美联储加息必须跟随一样,世界头号经济强国把企业税从35%降到20%后,除了计划经济体朝鲜,只要是市场经济国家除了跟进几乎别无选择。别国都在降税就你不降,产业就会自动打包袱开溜,而降税大战又由不得不应战。

从全球资本市场角度来看,从美联储加息缩表到川普政府大幅减税,无疑都为美元上涨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而市场对美元、以及美元身后的美国经济增长势必越来越乐观,这也是8月份以来美元和美债重新受到全球资本青睐的主要原因。

反观口是心非的经济体,口口声声号召国民持有自己印刷的纸币,却让国库拼命购入美元和美债资产。减税方面,只想天高三尺、浑然不顾企业死活,好话说尽却都是此消彼长的结构性减税,民企得到的实惠少得可怜。当美国加息缩表和降税三箭齐发时,自作聪明的遮羞布注定将被扯得支离破碎。裸奔的警报已经拉响。

抛开那些人云亦云的爱这爱那无厘头逻辑,税收大战对于民企和小老百姓来说无疑是天大的利好,前者可以降低成本,后者可以减少购买附加支出。神仙们打架打得越热闹,老百姓们得到的实惠才会越多,又有什么理由不全力支持呢?

时光追溯到五个月前的4月26日,白宫公布税改方案原则,两天后就有高大上媒体色厉内荏的批评美国开打税务战,谁说的忘记了,只记得原话大意是‘川普税改将导致无力搞税收竞争的出口导向型国家直接受损’不妨围观下这段经典幽默。

要说川普政府呢也的确做得太绝,只考虑让自己的国民和企业受益,说声减税就近乎拦腰砍,让那些时刻觊觎民脂民膏、视减税为洪水猛兽的集权经济体光着身子无处遁形,被迫只得大庭广众之下捂着裆裸奔。当风中凌乱的遮羞布片片飞舞,健跋的身姿转圈儿丢人时,你叫人家脸面往哪儿搁呢?而这就怪不得人家跟你急了嘛。无论如何就该严重抗议,嗯,还要墙裂谴责!

一定不要误会,这是在朝鲜、俄罗斯和伊朗。

§ⅵ 结语

正文已毕。最后插句题外话吧。有怀揣不可告人之目的者,每当看到自家谎言被人戳破,总忍不住老羞成怒继而泼妇骂街,动辄满口诸如‘啥狗、啥舔……’之类不忍卒读的脏字儿。对于这种小儿无赖,笔者从来都是莞尔一笑,之后静观其丑态百出。再怎么不自重身份,总不能和一元钱买两个之辈一般见识罢。

有道是理越辩越明。本身胸无点墨,阿媚只为口粮,仅靠满口秽语,自我意淫高潮,这和鲁迅先生笔下那位阿Q先生又哪有半点区别?笔者纵然一时悲悯,欲点醒它们见兔顾犬迷途知返,奈何时间和精力都有限得很,每每只得悻悻收手,就让他们自娱自乐去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