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能源 > 核能 > 正文

玩新能源要虐翻特斯拉 高磊鑫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7-10-02 09:55:23

玩新能源要虐翻特斯拉 高磊鑫



    没有梦想和咸鱼有什么区别?可慢慢地,我们只想做一条咸鱼。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坚持一个梦的可能性有多大?不如喝碗TVB牌心灵鸡汤,继续加班到心慌。

    其实这是一种病,叫假装有梦想!

    梦想和坚持从来都不是正相关关系。坚持了也不一定成功。虽然道理很丧,但也有逐梦四十年的正能量。

李德彬

    李德彬,今年86岁了,属马的人犟,为了将自己四十多年的坚持变成现实,去年卖房创业开公司。还找了几个老兄弟伙入股,4个人加起来300多岁,组成了个中国最老合伙人战队,玩的是新能源。

    几个老爷子说,他们的发明,可以虐翻特斯拉。......!!? 我又确认了一遍。“对头,虐翻特斯拉!”不好说这几位爷是战斗力爆表还是自信心爆棚?反正结束采访后,我心里就一个大大的“服”字。

    血与火浇灌出的梦想种子

    合伙人中,开县人李德彬岁数最大,算是带头大哥。

    18岁入伍,第二年也就是1950年,李德彬就奔赴了抗美援朝前线。

    “战场上好多同志受了伤,都是担架抬下去的,又慢风险又大。”李德彬回忆道,当时自己心头就有个想法,要是有个法子能改变下这种情况就好了。

小功率循环发电机样机

    那时,一颗梦想的种子已经在他心里种下了,这一种就是一辈子。

    1953年,回国后的李德彬进入了湖南长沙高级工程兵学院,对工程机械等学科进行了3年半的系统学习。这让他心头的种子有了生根发芽的营养。

    爱情是坚持梦想最好的基石

    1969年,李德彬以上尉军衔退役转业到了万州,在这之前他与自己的妻子赵女士相识并结婚。

    成家立业后的李德彬还是不安份,心里的种子在作怪了。

    1973年,李德彬完成了自己第一个发明“飞鱼”的构想。一个可以低空飞行的载人飞行器。“飞鱼”能装5个人,离地数百米,龙骨外由多个充满氦气的小气囊构成,被子弹打破一两个气囊不会影响“飞鱼”的功能,就算坠落,仍然可以靠外面的气囊像蹦蹦床一样软着陆。(类似美国火星探测器着陆的过程)。

    “虽然现在是和平年代了,不用运伤员了,但这条‘鱼’在救灾时也能排上很大用场的呀。” 老人说到这儿,眼神有点泛空,像是在回忆着什么。

    从1973年构想完成到现在,已经过去了40多年了。40多年里,李德彬为了这条“鱼”没有少折腾。

    特别是退休后,更是全身心的扑在了上面,研发经费也是从老俩口的退休金里省出来的。前前后后一共投了多少钱,没有统计过。

    只是,李德彬告诉记者,去年老伴走了留给他一句话:这下你可以把房子卖了,继续搞你的研究。

    李德彬还真把自己在南桥寺唯一的住房给卖了,卖了40万,加上和妻子一辈子的积蓄10万元钱,全部投入了他的研究。

    “在一起60多年了,她一直都很支持我,可惜没让她看到最终的成果。坚持下去,有一天她一定可以看到的。”他说得很坚定。

    60多年的陪伴让当年那颗种子早就枝繁叶茂,等着开花结果了。

    地表最老战队,向梦想冲刺

    李德彬的“飞鱼”参加过重庆的高交会,拿到过发明专利。可与实际商用间仍趴着一只拦路虎——能源!

    李德彬心中理想的“飞鱼”是不能喝油的,那样不安全也不环保。电力成了最可能的选择。但普通电池的续航能力又不能达到李德彬的要求。

渝飞公司参加北京科博会

    “这个天上飞的和地上跑的还不一样,飞上天了再喊电不够,想找地方充电可能有点难哟。”李德彬笑着说,要做我们就要做巴适、做好。

    “我们”指的是这只平均年龄78岁的中国最老合伙人战功队。

    除了李德彬,战功队成员还包括,82岁的何光祥、77岁的何静波,68岁的张良焕。

    何光祥在部队里是修汽车、坦克的。1957年回到地方,同样,也是一个闲不住的技术宅。因为当年家中常停电,他就搞了个循环冲电的东西解决家里停电的烦恼。

    去年,何光祥和李德彬经人介绍见了面,两位“80(岁)后”一拍即合,决定拉起队伍好好干一场。何静波和张良焕本来就是李德彬的老同事,自然选择了加入。

    今年,3月3日老同志们组队完成,渝飞科技公司挂牌成立。何劲波将自己的发明专利塑料易拉罐带入了公司,张良焕因为有过管理经验当上了总经理。两位“80后”则成为公司的研发核心。

    第一次出征,结果2500万飞了

    公司成立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循环发电机向国家申请了专利。因为,大家认识到目前的大环境下,循环发电机的应用范围更广商业价值更大(可以用在电动汽车、户外供电等方面)。可谈到商业,几位老爷子就搞不懂了,于是何光祥把自己的女婿也“拉下了水”,要知道公司里的每个人都是分文不取,无偿在为公司上班。

渝飞科技张苓在北京科博会参展

    这位40多岁的年轻大叔叫张岑,他一加入瞬间提高了公司整体颜值,优化了年龄结构,并进行了第一次鼓舞人心的远征。

    今年6月初,经过市科委的严格甄选,渝飞科技和另外10多家重庆高科技企业一起参加了第20届北京国际科技产业博览会。

    展会期间,天津滨海区的一家传媒集团看上了渝飞科技这个技术,当场表示愿意要5万套产品,用在户外广告牌的电源供给上。

    “一套算个5000元,5万套就是2500万哟。”做为办公室主任兼司机的张岑回忆道,当时他先吞了吞口水,然后用普通话很礼貌地告诉对方:对不起,目前只有样机没有产品。

    “有啥子办法嘛,公司账上就李伯伯的50万,要马上出产品根本做不到。”张岑说。

    北京参展,虽说钱没挣到,但名气却是打响了不少。

    军方对渝飞科技的循环发电机项目也相当感兴趣,现场考察一番后,还给渝飞科技发了邀请函,请他们参加军民产品推介会。

    “最后我们主动没去,去了也拿出不产品啊。”张岑说,现在公司最迫切的就是要有产品出来让技术变现!

    让二手电奔奔一口气跑700公里 年底玩爆特斯拉

    北京之行分钱没赚到,几位老爷子反而像打了鸡血一样,更来劲了。

    “小功率的用到广告牌上别人认可了,大功率的用到电动汽车上,也一样可以呀。毕竟原理是一样的。”何光祥简单的解释了下循环发电机的工作原理:以一块300W功率的蓄电池为例,正常情况下它能支持一个300W功率的用电设备工作一小时。而循环发电机的关键就是,首先将蓄电池输出的电能送进一台电机,用电机带动发电机,进行发电,通过升压放大等转换,比如从300W放到大500W,然后再提供300W给用电设备工作,剩下的200W以直流电的方式重新充进蓄电池里,相当于蓄电池是在边工作边充电。

张良焕 何光祥 何静波

    “当然,这其中肯定还是会有一些能量的消耗,不可能成为永动机。不过,从目前我们的测试情况来看非常不错。”李德彬和何光祥一起,从一个铁皮柜里拿出了循环发电机从第一代到第四代的试验样机。从记录的实验数据来看,第一代产品就能将一块蓄电池的工作时间从30分钟延长到9个小时。

    “我们已经搞出了1KW的样机,通过初步测试可以将工作时间延长2-3倍左右。”张岑说,接下来将把样机装上电动自行车进行实测。

    我百度了一下,一般1KW电动自行车的续航里程在50公里左右,如果延长2-3倍将达到150公里的水平。

    “这是第一步,下一步计划是在今年底做出50KW的样机,再收个二手电动奔奔装上测试,按我们的计算,可以在不充电的情况下,在成渝高速上跑个来回是没问题的。”

    成渝高速一个来回近700公里,现在全球最牛的特斯拉电动汽车的续航里程也才在350公里左右。

    “我知道你说的特斯拉,装上我们的循环发电机后,随便一辆电动奔奔绝对在续航能力上远远超过它。”这位大叔眼睛也冒光了,像被那几位打了鸡血的老爷子传染了一样。

    他说出了坚持40多年的秘密

    梦想的魅力永远都在那越接近成功越是难以抑制的兴奋中。这种兴奋让人忘记疲劳、忘记时间、忘记年龄、忘记了即将到来的国庆节。

    这几天,公司里喜迎国庆的方式很特别,全员加班。在寸滩租的100多平民房既是公司办公搞实验的地方也是宿舍。

    为了让1KW样机尽快上路实测,李德彬和何光祥,半趴在工作台上,带着老花镜,先是对着样机忽远忽近的一阵瞅,然后再拿着专用工具小心的拨弄几下,看着活不重但要求精神力的高度集中。李德彬因为去年装上了心脏起搏器,先坐下来休息了。

    “还是原来书读少了,别人是先理论后实践,我们几个老家伙是先实践后理论,不怕得,大不了错了又来过。”李德彬喝了两口水又接着说,前几年,他带着循环发电机的资料,去大学找过教授,去大企业找过专家,结果人家一看循环发电几个字,就扣上了永动机的帽子,还没听完介绍就统统拒绝了。

    “几十年了,这种拒绝太多了。他们不理解一帮老头,还搞啥子高科技。可我们不是一般的老头,我们是老兵,年轻时扛起枪炮用鲜血为国家和人民做贡献,现在扛不动了就想在有生之年把这个做出来,再为人民做点贡献。”

    “李上尉,你又开始讲老黄历了,休息好了又来帮忙哟。”在工作台上忙着的何光祥笑着喊了一声。

    坚持几十年如一日的理由竟然如此简单直白!

    也许只有经历过那个岁月的人才能理解,老兵这两个字的含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