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能源 > 低碳 > 正文

镇江打造低碳小镇 3元钱引发的悲剧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7-10-07 12:53:00

镇江打造低碳小镇 3元钱引发的悲剧


特色小镇浪潮下,各式“小镇”层出不穷。作为国家第二批低碳试点城市的江苏镇江,自2016年起便擎起“低碳”大旗,不仅连续两届举办了国际低碳大会,更打算推出“低碳小镇”创建计划,力图将“低碳”品牌成为城市名片。

9月26日下午,作为2017国际低碳(镇江)大会的重要活动之一,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国家发改委气候司、江苏省发改委联合镇江市政府举办低碳小镇主题峰会,交流探讨低碳小镇建设路径与前景。


江官塘新城区域13.92平方公里的面积内打造2.85平方公里的凤栖低碳小镇,到2022年基本完成低碳小镇整体建设。


他表示,凤栖低碳小镇建设的总体目标是建设国际低碳发展引领的示范区,为全球低碳发展树标杆、做样板,形成可复制、可推广、有实效的“镇江模式”。


什么是低碳小镇?


所谓低碳,即较低(更低)的温室气体(二氧化碳为主)排放。


中国作为一个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已经把应对气候变化作为经济社会发展的重大战略。2009年我国就提出争取2020年实现碳强度下降40%~45%的目标,又在2015年提出计划在2030年左右实现碳排放达到峰值。


2010年以来,低碳试点已经基本在全国全面铺开,几乎覆盖每一个省市区。与此同时,一些基于低碳与特色小镇趋势而提出的“低碳小镇”在各地出现,仅江苏范围内,就有镇江的凤栖低碳小镇、常州的武进低碳小镇、苏州西部生态城的低碳小镇等。目前来看,这些小镇都还在规划阶段。


那么,什么样的小镇才能叫低碳小镇?国家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名誉主任、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院士杜祥琬在大会现场称,低碳小镇应该有三点基本要求。


首先,低碳小镇的基础少不了低碳能源。“我们镇江全市现还是以煤为主,我希望一个低碳小镇能按照全球能源转型的方向,以太阳能、风能、地热能、生物质等可再生能源为主。”而在能源的形态上,“是家家户户的,个人既是能源的消费者又是生产者”,比如说屋顶太阳能、能量墙。


杜祥琬提到新疆吐鲁番的一个小区,“他们的电基本上是太阳能加地热,由于太阳能是间歇性的,所以小区有一个储电中心,当太阳能用不完的时候可以储存起来,没有太阳的时候就可以使用。”他认为,这样的能源利用方式可以为低碳小镇打好基础。


其二是智慧管理。杜祥琬表示,低碳小镇需要智慧型管理提供更高效的服务。


其三是“无废”,如何把人类生产生活产生的废物真正利用起来,用循环经济的方式,这也是低碳的要素之一。


设想中的镇江低碳小镇


位于江苏苏南的镇江是国家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国家第二批低碳试点城市,自古有“天下第一江山”的美誉。近年来,镇江旗帜鲜明地将“低碳”提到城市发展战略中,可谓发挥自己优势,走特色发展之路。


2016年,镇江提出建设公布首批8家市级特色小镇创建名单,其中包括凤栖低碳小镇。


大会现场,镇江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裔玉乾介绍了镇江低碳小镇建设规划方案:小镇区域在镇江官塘新城,属于镇江的南大门,区位优越,交通便捷,紧邻沪宁高铁和沪宁城际,自然环境优美,有山有水。


裔玉乾表示,未来将从七个方面打造低碳小镇。比如,打造节能、环保、新能源、旅游等低碳产业;打造绿色、慢行的低碳交通;构建绿色能源系统;实践海绵城市;打造智慧社区等。


设想中,镇江凤栖低碳小镇将有几个功能:一是会展功能,进行低碳的技术和产品展示交易等。


第二是产业功能,主要打造低碳产业园、低碳教育培训中心、低碳产业技术研究院等。“就是围绕低碳产业,从研发到生产到制造到服务。” 裔玉乾说。


第三是体验中心。设计一些风景、演艺中心、生态休闲公园,让人们体验低碳生活。


“低碳小镇有两种模式。”国家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名誉主任、中国工程院院士杜祥琬说,一是找未开发的地方按低碳的要求重建,相当于在白纸上画画。一则是将已开发的地方改造为低碳发展。


而“镇江的模式则是在白纸上画画”,裔玉乾表示。


“我们希望将小镇建设成为国际低碳发展引领的示范区,为全球低碳发展树标杆、做样板,形成可复制、可推广、有实效的‘镇江模式’。” 裔玉乾说,这是目前凤栖低碳小镇的总体目标。


建低碳小镇,要讲究设计尺度,“架子别拉大”


峰会现场,相关领域专家对低碳小镇的建设建言献策。


英国设计委员会建筑及建设环境委员会协调员杨威表示,低碳小镇不仅仅是低碳技术、物联网、智慧城市等技术的集成,她强调一个国际上城镇建设的黄金尺度——一个人五分钟只能走四百米,这决定了我们的城市尺度该如何设计。


具体而言,“我们必须要有一个适合人步行的城镇空间,这个城市才真正可能有低碳的交通,这个地方才会吸引人。”杨威说。


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中心副主任沈迟表达了类似观点:“紧凑的空间才是低碳的,如果我们一个城镇不大,架子拉的很大,出门都要开汽车才能到,就算我们在这样的空间里有很多绿色建筑,用了很多太阳能,但我们也不是低碳的。”


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原主任李俊峰则认为,低碳小镇不要以产业为基础,“产业容易过时,一个小镇过度依赖一个产业就会从繁荣走向衰败。”他觉得既然是小镇,就要回归到人居住的地方,打造出它的“人情味”。


“最好的一个办法就做规划时就想象我要去这个地方生活,我想要什么,你想要的自然别人也想要。”杨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