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能源 > 电力 > 正文

美国能源革命 | 油价反弹 163新闻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7-10-10 11:48:50

美国能源革命 | 油价反弹 163新闻


可以说,美国过去的十年是能源革命性变化的十年,对于美国和全球经济的转型影响深远。

美国的能源革命,应该是从2007年开始于页岩油和天然气的技术爆发。从2007年到现在,美国的天然气产量上升5倍多,油气合并已经实现能源独立,成为净能源出口国。

这个在十多年前是无法想象的事情。今年,美国对于中国的原油出口大幅上升,已经初步成为一个对华能源供应国。为什么这样的能源革命会在美国发生?对于今后世界经济发展和投资人有什么深远的影响?

一、为什么能源革命发生在美国?

我认为,就像以前的工业革命、信息技术革命一样,这一轮的能源革命发生的最主要的两个因素是:

① 技术创新;② 金融资本投入。

页岩油在全世界各国都有大量储备,美国的储量很大,而其他国家也有巨额储备。但是,只有美国在过去十多年的飞速创新后,实现了页岩油的商业化开采,其中第一大原因就是科技创新。

非常重要的一点是,这些页岩油气的开采技术创新基本上都是由美国的中小能源企业努力发展出来的。美国的大型跨国石油公司们,总体上由于有大量的全球油田资源,实际上对新技术的开发是一种相对消极的态度。

而美国的这些中小型油气企业,被美国的商业社会绰号野猫公司(Wildcat),是技术发展的主要推动力量。

这些企业以德克萨斯州、奥克拉荷马州等美国传统牛仔地区的精神,承担了极大风险,从而推动了美国的能源革命。

(图:美国能源信息署的美国天然气产量数据)

由于天然气产量的大幅度上升几十倍,导致价格暴跌,对于一些传统能源的挤压效应非常明显。

比如:煤炭行业在美国出现全行业破产,产出大量下降,原本用煤炭发电的纷纷改用天然气发电。加上由于民主党严厉的环保政策,导致煤炭行业被监管政策挤压。由于煤矿的关闭,导致大量煤矿作业工人失业,成为共和党放松能源行业监管的票仓。

2007年,美国全国能源消耗中,大约23%来自煤炭。而2016年,只有15%来自于煤炭。失去的能源份额基本上被天然气和其他清洁能源所取代。


可以说从2007年开始的能源革命,对美国的能源版图影响是非常巨大的。同时,由于美国不断发现新的页岩油和天然气,在今后的一百多年都已经有了足够的储备,煤炭逐步退出历史舞台是必然的。

由于天然气有清洁和廉价等特点,加上政府对新能源的支持,美国的核能也在逐步减少。目前,有12个核电站已经确定关闭,只有一个新的核电站有可能建设。

非主流融资对于油气企业的支持

能源行业是全球经济命脉,也是标普指数十大行业中的一个。传统的能源行业中,一些跨国石油公司和各个国家的石油公司都是巨无霸级的企业。传统上,这些企业都是比较典型的低成长、高分红,符合价值投资的标的。

但是美国的能源革命,对这个行业的冲击是巨大的。实际上,传统的华尔街大型商业银行对于美国的中小型油气企业支持非常有限。绝大多数非常规能源开采企业没有信用评级,缺乏传统的信贷抵押物,因此,主要的资金来自于发行高收益债券、私募股权基金投资、美国高净值客户的个人投资。


实际上,正是因为美国发达的非银行融资市场,造就了能源革命。页岩油的开采过程属于风险极高,而回报极大的行业。

传统的商业银行基本上不会给这些野猫们融资,发行新股上市融资也是绝无可能,唯一的就是通过私募和个人投资渠道去承担这些风险。过去十年的页岩油革命,产生的财富在美国造就了一些亿万富翁,伴随的高风险也导致了不少巨额财富灰飞烟灭。

二、风力、太阳能等可持续能源

我所在的纽约大学有一个能源研究项目,学生来自世界各国,包括各大石油公司,相关建筑企业等等。在过去几年,越来越多的学生都在投身于新能源行业的建设中。

虽然,今年美国新总统上任后提出要振兴传统能源行业,但是市场的无形之手还是在淘汰煤炭、核能等行业,推进天然气、太阳能、风能等新能源。这一点投资者也必须非常清晰。


原油价格在2015年开始暴跌,从150美元/桶下跌到去年一季度接近30美元/桶。虽然,后来有所反弹,但距离历史高位相距很远。

记得欧佩克组织秘书长在去年哥伦比亚大学的能源研讨会上曾公开表示,这一次的原油下跌是有史以来下跌幅度最大,在底部最长的一次。在人类历史上,曾经广泛用过鲸鱼油作为照明和取暖。在美国的宾夕法尼亚州发现石油,在大规模开采后取代了鲸鱼油。

我认为,目前我们有可能进入了新一轮的时代变迁,低价格的页岩油和天然气,配合太阳能和风力发电,将产生一个长期的原油供大于求,在低位徘徊的时代。

其他的传统能源行业也由于环保、价格等原因,将可能逐渐成为边缘化的能源来源。


三、美国的能源革命对于世界的影响

最近几年,虽然欧美股市稳步向上,但是新兴市场国家的股市一直没有做到重演过去的高风险、高收益。比如,今年春季巴西股市跌停,汇率大幅贬值,这个在过去的欧美经济正常发展,股市慢牛的时候是很难想象的。

我认为,区别就是现在的欧美经济转型,对于传统能源和矿产的需求远远不如过去的经济发展的类似需求。在传统能源被逐渐替代后,科技造就的新能源产业已经迅速拉大了和新兴市场国家的差距。

以巴西、俄罗斯等为代表的资源性新兴市场国家,有可能成为高风险、低收益的股市,甚至包括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发达国家,但是严重依赖资源出口的国家也都可能慢慢掉队。

今年,纽约州的能源沙皇凯夫曼来纽约大学交流,畅谈美国的能源未来,特别是纽约州的能源版图。由于美国的各个州都有自己的能源政策,实际上联邦政府对于各个州的能源导向影响有限。

虽然,特朗普总统强调要振兴传统能源行业,特别是煤炭行业。但是,从这次交流来看,美国各个州都在各自推进新能源的发展、传统的煤炭等等行业还想复苏的可能性极小。


随着原油价格每桶逐渐稳定在50~60美元之间,大量的页岩油中小企业都有非常不错的利润率,这个价位也是能源购买方能够承担的价格。可以说,这是目前一个完全竞争,市场均衡价格。当然,这个价格是很多中东、非洲、南美等国的财政无法持续的价格。

实际上,我认为下一步地缘政治不稳定很大的爆发点,将会在这些传统上依靠80~100美元/桶石油维持财政的国家。而电动汽车的高速发展,已经使得民航飞机、汽油汽车的燃油越来越高效,将会逐渐导致需求端扁平化,甚至下降。


在今年的巴菲特主持的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大会上,巴菲特老先生多次提到伯克希尔旗下的电力公司在大举投资风能、太阳能等新能源,下一步计划实现30%的发电来自于这些可持续能源。

在夏天的丹佛科罗拉多大学摩根大通全球商品研究中心年会上,全世界各国的能源领域专家、监管机构负责人、美联储负责能源行业的高官等等也达成共识,非常规油气、新能源等等的能源革命已经绝无可能逆转。

我认为,我们投资业的同仁需要做的是拥抱能源革命!

认清我们处于的时代,投资时代!

作者简介:

陈凯丰博士,纽约金融论坛(NYFF)联席发起人,美国海银资本首席策略官,并管理一个全球宏观对冲基金策略。同时,在纽约大学、纽约佩斯大学、西班牙巴塞罗那商学院纽约中心任教,并担任纽约大学专业学院院长兼职顾问委员会委员,教授理事会委员。

陈博士是纽约经济俱乐部会员,外交政策协会委员,科罗拉多大学摩根大通商品研究中心全球商品研究杂志编委,莫斯科人民友谊大学新兴市场研究中心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