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能源 > 电力 > 正文

熟稔民族语言 搭建电力服务直通车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7-09-13 19:58:50

熟稔民族语言 搭建电力服务直通车


  位于贵州东南部的三都是全国唯一的水族自治县,地处雷公山、月亮山腹地,素有“像凤凰羽毛一样美丽的地方”之美誉。但许多稍上了年纪的水族百姓都不会汉语,沟通就成了一种障碍。为了做好电力服务工作,周覃镇供电所员工除了说普通话,同时苦练水语、布依族语、苗语,每一个员工和当地群众打成一片,打通万家灯火服务的最后一公里。 

学会水语拉近心与心的距离 

  周覃镇位于三都水族自治县南部,是典型的农业大镇,总人口1.5万余人,其中布依族人口占51%,水族人口占45%,其他民族人口占4%。都说“语言是沟通的桥梁”,可三都供电局周覃供电所里新来的小年轻基本上都不是当地人,不会水语,而当地许多年龄稍长的百姓也不懂汉语,常常两人面对面比画半天也没弄懂对方的意思。 

  早在罗昌波到周覃供电所之前就有人告诉他,不懂水族语言在供电所肯定是无法开展工作的。因为不懂水语,面对到周覃供电所咨询用电费用的水族群众,刚刚分配到供电所的窗口人员听得那是一头雾水,偏偏这位客户又不懂汉话,双方根本没法沟通。每到这个时候,周覃供电所所长罗昌波就会充当起翻译,将客户需要咨询的问题,用水族语言一一为他作了解答。如此一来二去的,很多百姓都以为这个所长是水族人,可实际上罗昌波是一直说着苗语的苗族人,他刻意学习了水族的语言,只为拉近与水族百姓心与心的距离,更好地服务百姓。 

  学习水语是从零开始的,罗昌波先是跟着供电所里年龄较大的几位水族老员工学习,从生活的简短用语开始练习,那时的罗昌波悟出了一个小技巧,那就是尽量把客套语重点学会,只要热情有礼貌称呼当地不会汉语的中年人,他们就会放下戒备心与你交谈。渐渐的,罗昌波的水语说得越来越好,当地的水族人也越来越认可这位说着水话的罗所长。据说,罗所长目前能够掌握水语百分之九十以上,很大程度上有利于供电所的各项业务开展。 

“四语电工”服务群众无障碍 

  除了水语,当地许多布依族老百姓只会说布依语,所以类似的问题周覃供电所经常遇到,虽然完全不懂汉话的客户不多,但无法交流的尴尬依然存在。久而久之就会影响工作效率,客户满意度随之降低。 

  不能沟通,在工作上就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作为所长,罗昌波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虽然前些年就琢磨着学习水语和布依语,更好地向群众宣传用电安全常识。但再学会一门语言哪是那么容易的事!好在罗昌波也有自己的优势:今年38岁的他是三都自治县普安镇人,一直在苗族村寨长大,从小就会说苗语。在学习水语和布依语的过程中,他就发现这三种语言语法相似度很高,甚至有些词语的说法都一样。于是,罗昌波又开始从数字、生产生活常用语言开始学起了布依语。 

  “刚开始学布依话的时候,他们还在笑,‘你学这么多门语言,以后随便你到哪里,都可以跟客户沟通了,到哪里你都有酒喝了’。”这些都是同事们的玩笑话,罗昌波始终认为多学一门少数民族语言,对基层供电所工作的开展非常有好处,更方便与用户沟通,表达会更贴切、更接地气,同时,也更容易了解用户的诉求。所以,他依然每天坚持语言学习,“切换”不同的语言与老员工和当地百姓聊聊天。 

  “刚开始也有讲错的时候,大家会笑,我就记在本子上,回来及时问,下次再到基层的时候,就记着这句话不要再错。”现在,罗昌波已经掌握了水语、布依语、苗语,再加上三都方言,所里的小年轻就开玩笑叫他四语“外交官”。 

  对于罗昌波来说,精通几门民族语言可让他在基层工作中如鱼得水,“语言”为他和群众、用户系上了沟通的纽带。 

诚心待人电力服务接地气 

  在周覃镇新割村群力组,目前还居住着一位有着83岁高龄的五保户独居老人,据所里其他员工透露,罗所长不仅经常为老人送去米、油等一些生活用品,而且老人这两年多的电费一直由所长在交付。钱虽不多,但是他时刻把孤寡老人放在心上的热心举动感动了周围的同事。 

  周覃廷牌镇廷新村的村支书说,村民都把罗所长当成自家兄弟,但凡碰到用电方面的问题,第一个就会打电话给他,“虽然他不是我们水家人,他会说水话,平时与群众沟通顺畅。” 

  但罗昌波毕竟是所长,工作忙的时候就没法随时到营业厅帮收费员和业务员当翻译,怎么办?罗昌波觉得有必要将这些语言教给所里的同事,让大家都能学会水语和布依语,至少会一些简单的沟通语言是很有必要的。于是,罗昌波更忙了,一有空就主动找到这些员工,耐心地从数字和日常用语开始一点一点地教。所里的员工对于罗昌波教水语和布依语纷纷表示欢迎,都期望能像他一样和客户顺畅沟通。 

  供电所作为直接面向客户的基层单位,会遇到各种民族的客户。罗昌波现在心里底气很足,他的水语、布依语、苗语和三都话,都讲得很顺溜,在供电所也逐渐培养了一些民族语言徒弟。他相信,只要以诚待人,自然能收获真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