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社会 > 正文

美国最严重枪击案:社会陷入枪击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7-10-06 16:23:31

美国最严重枪击案:社会陷入枪击


10月2日消息,美国拉斯维加斯警方2日说,该市1日晚发生枪击事件,造成至少59人丧生、527人受伤。这一惨剧,刷新美国现代史上“最严重枪击案”纪录,再次重创美国公众心灵。而痛楚之深,在于体制性问题令困局无解。

枪击案发生地当时正在举办91号公路“收获”音乐节,著名乡村音乐歌手贾森·阿尔迪恩正演唱他当晚最后一首歌。然而,枪击瞬间,歌曲却成为遇难者生命中最后的挽歌,乡村音乐所象征的那种“平和、恬静”生活方式骤然梦碎。枪击暴力成为美国社会挥之不去的阴影。


从2012年美国康州桑迪胡克小学到2015年加州圣贝纳迪诺,从去年的佛州奥兰多夜总会到此次拉斯维加斯,近年来,枪击悲剧一再重演,美国社会陷入“枪击-惊愕-反思-再次枪击”的怪圈。一个个鲜活生命的逝去、一次次巨大伤痛的刷新,与政府、社会体制性无为与难为形成巨大而无奈的反差。

拉斯维加斯所在的内华达州,是美国枪支泛滥的一个缩影。据美国广播公司援引枪权组织“内华达携带”网站信息,在该州,18岁及以上没有许可而公开携带枪支是合法的。枪案视频显示,当时现场传出一阵阵密集自动武器射击声。美国全国步枪协会网站说,在内华达州,只要经过登记并符合联邦规定,购买、出售机枪或消声器都是合法的。前洛杉矶警官、联邦调查局特工史蒂夫·戈麦斯就此评论:“这就像是狂野西部。”

“狂野西部”究竟何时才能在悲剧面前止步?美国究竟何时才能真正下决心解决枪患?答案很可能仍然无解。因为,它与集团利益相关,与党派纷争相关,与价值观念相关。面对“三座大山”,控枪如同“蜀道难”,成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来自内华达州的前参议院民主党领袖哈里·里德当年在支持枪支管控措施时说:“很少有哪件事能得到90%美国人的赞同。”然而,美国却见证了民意在利益集团面前的渺小。


警方在拉斯维加斯枪案嫌犯身旁和住所搜到至少35件枪支等武器。能自由携带如此多武器,除州法律允许外,还有一个全国步枪协会“罩着”。在美国的选举、游说体制下,这个拥有400万会员、十分活跃的游说组织能深刻影响大选、地方选举选情,甚至最高法院大法官任命。其强大势力和影响,间接为枪案打开制度性“绿灯”。

全国步枪协会等游说集团在不断“绑架”、利用美国政治。控枪还是不控,是民主、共和两党争斗的热点。结果,即使是有限的枪支安全立法,在国会也寸步难行。多年来,不少议员还在推动从各个方面扩大持枪权。控枪问题政治化,继续在社会延伸。

拥枪是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保障的公民基本权利,美国形成根深蒂固的枪支文化。但问题在于,时代变化了,有枪未必能保平安,却很可能被利用制造惨剧。枪患成为美国社会分裂的一个现实,如果不能达成社会共识,控枪就无法成为一种理性自觉。结果,在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却有着过时、独特而危险的枪支文化。持枪人的任性,代价却是无辜者的生命。

在这样的制度现实中,枪能不能控,是显而易见的。没有生存的安全感,就没有生活的幸福感。对美国社会整体而言,残酷枪击案增加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现实焦虑。而当人们叩问体制中的缘由后,却增加了困惑。

2017年10月1日的拉斯维加斯,悲剧重演,美国伤逝,而解决问题的答案却仍在风中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