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金融科技要能够提供给政府足够的透明度 俄罗斯地震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7-10-04 12:30:50

金融科技要能够提供给政府足够的透明度 俄罗斯地震


十年前,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巴尼·弗兰克正处在权力中心,时任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面对金融体系的“灾后重建”,在他和时任参议院银行委员会主席的克里斯·多德(Chris Dodd)的共同力推下,2010年奥巴马政府正式签署了《多德-弗兰克华尔街改革和消费者保护法》(简称Dodd Frank Act)——这部法案被誉为是上世纪30年代以来最大的美国金融体系的第一次大规模修正。

巴尼·弗兰克在今年9月现身“2017硅谷对话北京”峰会,发表了对金融科技(Fintech)发展趋势的看法。

到今年为止,2008年的金融海啸已历经十年。在这一时间节点,我们能从这场金融灾难中获得何种反思?它对于当下如火如的金融科技创新又能提供何种警示?

9月26日,前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巴尼·弗兰克现身“2017硅谷对话北京”峰会。在这场由宜信在旧金山举办的“中美金融科技围湾论道”谈论上,巴尼·弗兰克对于以上问题展开了深入的剖析。

作为多德·弗兰克法案的起草人,巴尼·弗兰克在发言中表示应“以史为鉴”。他认为,史上的历次金融危机的根本原因都在于,金融的创新程度在某一时间节点远远超出监管机构的视野,甚至让其“无法运转”。

而金融衍生品的泛滥最终导致了最近一8次金融海啸的爆发。

因此,弗兰克强调金融产品的风险一定要有明确的责任方,且责任方能够承担相应的责任,避免过于复杂的金融工程、金融衍生品、金融创新造成参与者不了解其风险的情况。

对于当下的金融创新,弗兰克同样发出了警示:

“现在有很多金融方面的产品是完全没有受到监管的。他们起了一些非常聪明的名字,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东西。”

对于金融科技,弗兰克认为业界应认识到技术的局限性和两面性,尊重金融的本质,他对于投资者的数据隐私保护尤其重视。在他看来,“金融科技需要能够提供给政府足够的透明度,科技界的人必须得知道很多人是害怕他们的隐私权因为信息泄露受到侵害的。”

以下是巴尼·弗兰克的全部演讲干货,经钛媒体编辑:

我今天想做什么?现在的国会和官员应该做些什么?从我们之前的金融危机当中能够学到些什么?在美国,监管方面之后会有何种举措?在金融科技方面有一些什么新的动向?这是我今天想谈的一些问题。

我们已经进入了(金融危机后的)第九个年头,而2008年遇到的问题究竟是什么呢?

在美国,私营领域是财富创造的引擎,大部分财富都是由私营领域创造,而监管的角色是为了给他们打造这样一个框架——让私营领域能够前进,能给大家造福,而创新的趋势则是让它能够凌驾于监管之上。

不论是否真的有创造性,只有创造价值的创新才能够生存下来,如果你创造出来的产品人们不想买的话,你是生存不下去的。比如在世纪交界的时候发生的互联网泡沫,人们当时并不愿意为网络花钱,所以才导致互联网的行业崩溃。金融行业同样需要创造价值的创新。

金融危机的根源在于金融创新脱离了监管

过去的趋势是什么?是创新一直都在不断发生,但在某一个时间点,我们需要的不是去量化这种创新,而是要去看创新的质量。因为可能在某一个时间点,这些创新的改变已经非常大了,会让我们现有的监管机构无法工作。

1850年,美国在金融领域还没有大公司,所有机构都非常小,没有全国性的监管架构。

1890年,有一些大型的全国性机构已经出现,而当时没有任何的监管措施去监管他们。

一战时期,美国用了很多的努力去做建立监管机构,包括美联储,包括全国的贸易委员会等等还有《反垄断法》等等。

此后,监管机构又遇到了一个新的金融状况,这就是股市的出现。一些全国性的公司发行了自己的股票,但是又不受监管,而这造成了很多的问题,并导致了1929年的经济箫条。

当时罗斯福新政的重点,除了创造更多社会福利之外,还要建立更有力的监管系统。这是当时世纪之初的时候我们做的一切,这方面做得还挺好的。

1941年出台了一项新的监管措施,做了证券交易的管理,制定了一系列法规。这样的一项监管系统,一直到80年代都工作的非常顺利,直到新的创新出现——我会一直不停的提到“创新”这个词,你们不要嫌弃我。

到了80年代,创新有两件事。在80年之前的美国,所有的借贷的钱都是期待你还钱给他们的,像银行等机构借出来的资金,你必须要还给银行。

而在80年代初,情况开始改变了,到2000年的时候,最大部分的钱不是由银行借出来的,而且他们不会直接还钱,而是卖给别的人,并且让别人来承担风险。

这是有几个原因的,一是来自于银行境外有非常多的资金来源,1970年没有人有足够的钱,如果不是银行就没有足够的钱去做借贷业务。而现在有很多西欧国家和亚洲人,他们会把钱汇到美国来,而且这是在监管层视野以外的来源。

不过,还有另外很重要的一点是信息科技的发展,它能够让机构把几千个贷款捆绑在一起,并且把它捆绑销售出去。如果没有信息科技,这非常难。

到了2000年,这样的情况就出现了。很多人不再看重贷款质量,而看重它的数量,因为你贷的越多,你就能够卖的越多,他也不管人家能不能还钱,因此这就需要有更加成熟的机制产生去解决这个问题。

一个是金融衍生品,如果没有信息科技的话其实就没有衍生品的产生。在美国监管系统,原来没有任何关于衍生品监管的法则法规,后来有了一个委员会,但他们一般是做的农业方面的监管——叫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比如说监管猪肚或者白菜这样一些商品。

后来有很多这样的一些监管都是针对于有形的商品,但问题是证监会没有任何的对于这些无形衍生品的归管。

因此到了2009年,我们开始想去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就发现这个问题十分难。现在农业社会还是相信CFTC(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是跟他们利益悠关的,他们并不相信别的团体。

而且我们发现没有办法把两者(对于有形和无形商品的监管)汇集起来,他们觉得这个不是美国的做法。我跟他们说,能不能找一个方法,制定一些法规,把两者汇集在一起,但是我们现在还没有非常明确的答案。

尽早建立法规是监管层的首要任务

现在有很多金融方面的产品是完全没有归管的。他们起了一些非常聪明的名字,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各位是否了解,如果你开展车险或者房险业务,你必须向州政府报告。说明你有能力在人家来索赔的时候你能够付款。而我们在08年的时候就看到“AIG美国”的一家保险公司,发现他们有850亿美元的坏账是无法偿还的。

他们当时跟国会说我们能不能跟你借钱,然后这家公司又说,不,其实借款不只850亿美元,另外还有850亿美元,一共变成了1700亿美元,其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坏账是不能够偿还。很快联邦政府就不得不去借助了,然而之后有些人去状告联邦政府,说政府做的不好,过于慷慨——这就像你去告消防局帮你房子灭火的时候,把你家浇湿了一样。

因此我们就有了一些新的机制来降低风险。比如说你要借钱,或者把债务卖出去的话,你不能全卖出去,你必须保有一定的百分比,必须证明你能够负得起一定的责任。

我们这个行业要做的就是分开,把盈利跟风险方面分开来,而法律最终的出台就是把它分级,有一些分级是能够赚钱的,有一些分级是亏损的,借款人对于不同分级要更加谨慎。

而信用局就应该保护别人,应该告诉他们别人的信用贷款是怎样的,但是我觉得有史以来他们做的非常不好的一个地方是,他们有一个基本的规则没有遵守,去做一些自己凭空捏造出来的信用评分,这也是美国国会里面很多人的想法。

我们必须首先要把法规早期就能够做出来,去获得最大利益,并且将风险减到最低,这是非常重要的。但是我们如何才能够做到呢?人们通常喜欢到了最后一刻的时候才垂死挣扎,而我们要做的就是避免犯错。

在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我们需要确保没有任何实体借债太多而无法偿还,否则就会产生多米诺骨牌的效应。因为A不能给B还钱,BCD就不能够给FGH去还钱,而这样的连锁效应就是当时确实发生的事情。

金融科技更要重视数据隐私的保护

关于金融科技,我必须先说一句,我对它的了解不是很完整。我认为目前做风控方面的人是比以前大大增长了,很多人最近才发现风险是需要管理的。相反,之前有一些人专门转嫁甚至是扩大风险。

另外一个很重要的方面是消费者的保护,我们在做P2P借贷的时候,需要确认这些把钱借出去的投资者是有足够保护的。

现在还有新的一个层面,我们刚刚说的人不能借太多的钱而没有能力偿还,另外一个就是投资者要受保护,这是非常重要的,这也是一个系统性的问题。

但是我们现在还出现了两个新的层面,一个就是隐私方面的保护,现在美国做得还不太好,但是欧洲要做的更好,科技界的人必须得知道很多人是害怕他们的隐私权因为信息泄露受到侵害的。

另外一个方面是反腐败。我认为金融科技要解决的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银行跟其他很多金融业他们抱怨的一些事情,比如说之前的一个国会议员说过的金融机构要“懂得你的客户”。同时,现在法规并不足够保护金融方面的稳定性,比如说反洗钱或者是反毒品的运输等等。

金融科技需要能够提供给政府足够的透明度,但这是一个很难取得平衡点的地方,如果你太透明的话,大家会担心隐私问题,但是如果你保护太好的话,又可能会出现一些腐败或者其他方面的问题。

人的数据隐私是非常重要的,很多时候如果隐私被侵犯,人们会非常生气,比如在脸书上人们并不希望得到广告的推送。我其实很容易忽略这些广告,但是有人他们不喜欢这一点,就是通过大数据进行广告的推送。而且有一些数据可能被偷窃,用于其他的不当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