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 > 市场 > 正文

喝白酒不是互联网人 德国工具箱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7-10-07 13:10:14

喝白酒不是互联网人 德国工具箱


小王是一个年轻人,也是一位新晋互联网从业者。他头脑灵活,手段高明,胸中有着与年龄不相称的阅历。他在职场上左右逢源,结交甚众,朋友圈里有不少名人,他们都是当今商业社会的支柱。

今天是小王的生日。一向豪爽的他,习惯于自掏腰包,在不太知名但又得体的小餐馆里包场,请几十位关系不错的朋友赴宴。

主人生日,宾客不能空手。不同于学生时代各种花心思的礼品,成年人送礼,若非关系特殊,还是多花钱更为妥帖。年轻人的聚会,送酒是常事:不算贵不算便宜,体面,应景,这是酒类礼物诸多好处中的几点。

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小王太高兴了,直到他看到某人提着一瓶五粮液向他走来。

白酒大概已经成了年轻人眼中的异类。准确的说,是中国白酒。

拿中国白酒的代表说吧。茅台是一支令人买不起的个股,然而这并不会令人觉得高大上。年轻人对茅台的印象,停留在公家的推杯换盏上。可惜的是,上面严打公款吃喝,13 年以后才入职的年轻公务员,也没几个碰过茅台酒了。

在几个群里问了问,这个态度基本代表了一个现代都市年轻女性的看法

茅台当然不便宜,它的逼格非常足够。能在过年过节时拿出一瓶茅台,本应非常有中产阶级的感觉,只要不是假货。

然而在年轻人眼里不是这样。你拿瓶 XO,太中产了;你拿瓶最低档的山崎,相当中产;你拿瓶烂大街的黑方,没毛病;你拿瓶 70 块钱的俏雅梅酒,也还不错。

茅台比很多中低端洋酒贵 10 倍以上,然而茅台没有一点儿中产的感觉。茅台以外,各种价位不低、品牌也不差的中国名酒,同样上不了年轻人社交的台面。小王在生日上收到一瓶杂牌洋酒,张罗着打开,加冰喝了;小王在生日上收到一瓶五粮液,发出一个机械的微笑,连着包装堆在角落里。

年轻人说,白酒难喝。

这可能是最朴实的原因。而难喝也更加细分为两个理由,其一便是,白酒味儿太大了。

白酒的「味儿」,其实也就是白酒的香。酱香型的茅台、浓香型的五粮液乃至清香型的汾酒,在多少受过日料感召的当代年轻人眼里,都略显浓妆艳抹,不够性冷淡。当年轻人需要餐酒时,他们需要的是暖暖身子、活络气氛的玩具,而不是「喧酒夺菜」的过度用力。

更悲剧的是,中国白酒根本没有不作为餐酒的选择。会在晚间独酌白酒的人只能是大叔和老头儿,年轻人根本不考虑这个选项。

他们不喜欢白酒在口中乃至鼻中残留的浓烈香味,即便这些香味是一代代匠人刻意追求的结果。逼格更高的威士忌,价格更高的白兰地,乃至情调上更文艺的啤酒,和中国白酒比「回味」都是要落于下风的。

然而,嘴里有回味,如何品尝更多美食?嘴里有回味,如何跟女朋友或妈妈交待?嘴里有回味,如何快速脱离宴会,进入繁忙的日常节奏?

不行的。快节奏的年轻人,与慵懒的酒气毫不相容。如果白酒的香气并不突出,比如,呃,二锅头,凭着老北京情怀的加持,反而还能喝上两口。

难喝的第二部分在于辣。女生往往会因为这个原因拒绝各种烈酒,因此不被女生喜欢的当然不只是中国白酒。

但是中国白酒的一个特点使其在辣的问题上特别突出:在平价区间内,白酒的刺激程度尤其让女生受不了。

随着价格上升,烈酒的口感会变得愈发柔和,我们喝上了档次的威士忌时,便不必加冰。但在日常的消费场景内,平价产品决定了普通市民对一类酒的评价。说简单一点儿:小时候被叔叔阿姨「诱骗」着尝过白酒的同学有多少,是不是留下了可怕的心理阴影?你们长大后还愿意再喝白酒吗?

如果大人们知道让小孩品尝白酒会让他们损失一个未来的酒友,在做出类似行为前,他们可能会略加三思。当然,实际上这阻挡不了他们把杯子挪到小盆宇面前,微笑着说:来,雪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