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 > 分析 > 正文

我的股票研究心得 中国第一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7-10-10 12:13:36

我的股票研究心得 中国第一


我做研究近三十年,今年六月底,把近十年来的部分文章汇集成书——《经济数据背后的财富密码》。十年前的文章现在还可以拿出来,说明还没有过时。我觉得做研究需要有一种独到的方法,一种独到的思维,我经常对年轻人讲,你们写的研究报告最好要与众不同,这样才值得写,观点如果和别人一样,那就没有太多意义。所以,我们做研究要求异存同。

我个人的经历是先做研究,再做管理,然后再做研究和管理。我的职业生涯最大特点就是没有进步,我到现在还是研究所所长,早在2000年的时候,我已经是当时中国最大证券公司研究所的所长了,目前则是一个中等偏大券商的研究所所长。二十年前和我一起写文章的人,不少已经做董事长了,而我还在写文章。更有不少年轻的董事长对我说,我是读你的文章长大的。他们在进步,而我没有进步,但我并不遗憾。让我感到欣慰的是,我的观点依然会引起社会的反响,而且读者数量在不断增加,这正是我写作的动力所在,也是我不舍得转型的原因。

经济学其实并不难学,只要把最基础的数学、或者说算术学好就可以了,重要的是领会最基本的逻辑规律、基本常识,我认为这是最应该把握的。

今天,我就介绍一下我在研究中使用的一些数学方法或者数学思想——它们都非常简单,但也管用。

数学方法之一:多因素分析问题

我要说的第一个数学方法,是多元方程式。它告诉我们,分析问题要考虑到多个因素。因此,决定明天股市涨跌的,不可能只有一个因素,不会因为移动平均线产生黄金交叉,就是牛市,产生死叉就是熊市,如果这么简单的关系都能成立,股市就可以关门了。研究事物的发展,就像我们解方程式一样,它往往是受多因素影响的,是多元方程式。

所以,我们应该养成多方面分析问题的习惯。但现实工作、生活中,可能不少人会觉得影响因素越简单越好。记得曾参加的某大型会议,举办方邀请了很多知名专家,大家能猜到哪个专家最受欢迎吗?不是李开复,不是经济学家,也不是军事专家,而是能运用《易经》推算股市走势的易经学家。大家都想知道何时会出现牛市,所以,那个会场挤得满满一堂,大家都挤满了,以至于那位专家都没法进去。由此可见,大家内心深处还是喜欢单因素分析和预测,如星座或血型对人生的影响。

台湾有个研究诠释学的学者叫傅伟勋,他对“道”的诠释很到位,提出“道”有六义:道体、道原、道理、道用、道术、道德。我在他理论的基础上进行了创新,提出股市的六义:第一,“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对应“道体”。大家都认为,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股市好时,经济比较强劲;股市不好时,经济也不景气。我们用股市的表现来对经济趋势进行判断,这没错,但需要了解 “中国特色”;第二,股市发现价值,对应“道原”,券商分析师们要分析股票到底值不值这个钱,要用估值模型来判断;第三,股市作为社会心态的反应,对应“道理”,比如,不少人认为中国马上要召开“十九大”了,故应该去买些股票,因为预期“十九大”结束之前股市不会跌;第四,股市体现功能,对应“道用”。对于监管层也好,对于上市公司也好,股市要为社会发展所用,所以,要发展股市直接融资功能;第五,“股市作为博弈工具”,对应“道术”。吴敬琏先生说,股市就是赌场。中国股市作为博弈工具的功能被发挥得淋漓尽致,2015年A股交易量占到全球的1/3;从第六个角度看股市,它是“道德”,股市会促进公司治理结构的完善。交易所专门设了一个公司治理指数,把公司治理较好的股票做了一个组合,看它能不能跑赢市场。

总之,我们看待任何一个事物的时候都要多元分析,这样会更加客观。一个立方体有六面,六面看全了,脑子里就有立体感。比如,我们在分析股市的时候,不能说股市就是由技术面决定,或者就是由经济周期决定的,而且在不同阶段,各因素的影响权重也不一样,你会发现不少新的因素也是很重要的。

大家常会聊到,券商研究员推荐的十大金股,实际检验很多表现很差。为什么他们荐股总是不准呢?因为很多情况下,股市的表现受交易者心理层面的影响很大,这个很难去把握,如果分析师能够精准预测股价走势,为何还要继续从事如此辛苦的工作呢?

还有个社会心理因素,就是国人喜欢追求一种至善至美的意境。在计划经济时代,曾经有个口号是“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这能不能做到呢?多、快、好、省四个目标之间的方程式应该怎样去求解呢?如果有的是分子,有的是分母,既要分子做大,又要分母做大,还要等式数值做大,这没法同时实现。后来,发展口号去掉了两个目标,变为又好又快发展经济,实现难度就比以前小很多。国人大多辩证思维比较发达,既要、又要、还要……希望方方面面的目标都能够实现,而实际结果往往不理想。所以,用数学的基本逻辑来面对现实,就会少些幻想,“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庄子早就说了。

我在今年年初写了篇文章,用六个维度来分析中国金融经济,六个维度分别是:国内政策维度、国际环境维度、人口维度、投资维度、货币维度和收入分配维度。这就是用多元方程式来分析中国经济。

数学方法之二:二八定律

第二个数学方法是“二八定律”。“二八定律”其实在很多方面都有应用,比如,20%的人创造了80%价值。在社会上,二八现象非常普遍,故“二八定律”也是我们可以运用的分析方法。

提一个问题,中国能否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也就是中国能不能步入高收入国家的行列?我用“二八定律”来分析:高收入国家(地区)的人口总量占全球的20%,中国的人口在全球的占比也是20%。中国现在是中高收入国家,如果中国也成为了高收入国家,意味着高收入国家人口将至少占到全球人口的20%以上(除非其他国家都不属于高收入),这显然不符合高收入国家的标准。高收入国家人口只能占到全球人口的20%,否则就不叫高收入国家。世界银行把国民收入分成五档,高收入、中高收入、中等收入、中低收入、低收入,如果中国要成为高收入国家,那么,美国、日本、欧洲就要退而成为中高或中等收入国家,从目前来看还不大现实。有人可能会说,人均国民收入超过12616美元,便可进入高收入国家的门槛了。可是,当你要跨入这个门槛的时候,这个门槛又提高了,要知道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人均国民收入超过7千就算高收入国家了。 “二八定律”始终在发生作用。

最近,很多人在讨论林毅夫提出的东北振兴建议,其实,东北能否振兴也受制于“二八定律”。东北振兴了,西北会怎么样?全国都振兴了,印度经济、欧美经济呢?那肯定还是要受制于“二八定律”。有人说,中国就六省一市的财政收入在为全中国做贡献,其他省市都是靠国家的转移支付(来自六省一市)养着的。这也是符合“二八定律”,尤其进入存量经济的时代。很多省市都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中国的金融中心,北京人一直在笑话,说其他省市怎么能够成为国际金融中心呢?只有北京才会是名正言顺的国际金融中心,因为很多金融机构的总部都在北京。重庆也提出来要成为西部金融中心,其实,中国不可能有那么多的金融中心,这也要符合“二八定律”。

数学方法之三:中位数等的应用

第三个数学方法,就是中位数、平均数和方差如何来应用。最容易引发误导的就是平均数,所以,每当统计部门公布数据的时候,老百姓常会抱怨“被平均了”,原因在于方差过大了。

若按中位数来统计,结论可能更加准确、清晰。比如,根据中报的统计结果,A股的加权平均市盈率,在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为21倍,但是中位数竟然有65倍,可见估值水平并不便宜。今年上证指数在上涨,但大部分股票没涨或者下跌,上证50涨得很好,涨了15%,但所有A股的中位数下跌了15%。

所以,估值结构、价格分布特别扭曲的时候,我们应该看中位数、看方差,这有利于更准确地把握市场特征、看清形势。若研究美国股市,可以发现中位数和平均数是很接近的,也就是说,美国的市场结构相对合理一些。

数学方法之四:合理运用时间序列

第四种数学方法,就是如何合理运用时间序列预测未来。要理性看待经济发展的阶段,不宜给当期过大的权重。

大多数人倾向于自我为中心、当下意义很大,故我们可以频繁地听到伟大的时刻和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情。这也难怪,毕竟人类个体的寿命非常短暂,长寿之人也不过百年左右,而人类历史据说已有600万年了。摆正自己所处时代的位置很重要,这就是时间序列分析法。

我在十年多前去西藏林芝,为了去看雅鲁藏布江大拐弯,徒步了三天,那个时候去算探险,当看到雅鲁藏布江180度大拐弯的时候,很容易认为这条伟大的河流就就此改变了方向,但是,当爬到山顶远眺它,会发现水的流向还是没有改变,大方向一直是东南,只是在此地出现了一个对大势而言微不足道、形态美丽的回调。由于视野的局限,人们的眼光往往很短浅,看到问题也很局部。所以,我的建议就是在做时间序列分析时,看的时间一定要够长,一定不能把当期因素看得过重,并给予过高权重。目光短浅的话,往往会把浪花看成浪潮,新经济、新金融、新周期,凡事都有新的,都是处在一个历史转折点上。再过十年回头来看,会发现如今我们所处的阶段还是较为平淡的。

记得2002-2003年非典爆发的时候,大家都觉得非典太恐怖了,但实际上非典造成的全球死亡人数不到1000人,危害不及其他的很多传染病。但就在那个时候,“非典经济学”的书都出来了,我们现在应该不会把“非典经济学”当成经典的经济学来读了吧。然而那时,“非典经济学”是畅销书,可见人类是很容易给予当下过高的权重,以至于集体误判。李白说,“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研究的“三度一节”

我认为,做研究要有“三度”:高度、角度、深度,以及“一节”,就是细节。

先说高度。我们看当前经济,我认为经济仍处在一个长期下行过程中。有人说,经济已经见底,新周期崛起,但我看到的是中国重工业化已经进入后期,中国的第三产业比重在上升。所有的经济体,当它的第三产业比重超过第二产业的时候,就进入经济转型阶段、GDP增速下台阶,因为第三产业的劳动生产率比第二产业要低,所以GDP表现为减速,而且减速过程远未完成。为什么中国历史上很长阶段GDP都是全球第一呢?因为中国是农耕经济,欧洲很多地方是游牧经济,农耕经济的劳动生产力比游牧社会劳动生产率要高。为何后来中国经济衰落了呢?因为欧洲开始工业革命,工业的劳动生产率大大超过农业。所以,我们看问题,只有站得高才可以看得远,格局要大。

第二点,分析角度很重要,你要寻找别人没有分析过的角度去分析。

第三点,就是深度,看问题要入木三分。就像冰山,冰山的水下部分占到7/8,我们看到露在水面上的只是它的1/8。只有不断深入研究,才能看到更多的问题,看得更透彻,我一直强调做研究要入木三分也是这个道理。

最后,我认为细节决定成败。以特朗普新政为例,年初很多人说他会拉动美国的基建投资,但基建投资要靠政府的投入,仔细研究美国政府支出构成,可以发现原来美国政府的基建投资基本上没什么钱,因为美国的固定资产占GDP的比重才20%,美国政府投资占固定资产投资比重也是20%,政府投资当中又分为州政府投资和联邦政府投资 ,联邦政府的投资又有一半的钱用于国防投资,真正用于国内经济建设投资的比重非常少,这样算下来,美国政府的公共投资能力大概只有中国政府的1/8,所以,把一个问题细化了,才会看得更加清楚,不会人云亦云,不会被误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