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 > 分析 > 正文

新闻分析:拉斯维加斯枪击案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7-10-06 16:44:40

新闻分析:拉斯维加斯枪击案


  10月1日晚,拉斯维加斯,“独狼”斯蒂芬·帕多克砸破酒店客房窗户,居高临下扫射露天乡村音乐节观众,造成至少59人死亡、527人受伤。


  这是美国历史上死伤人数最多的枪击案,也是美国总统特朗普今年1月入主白宫后,遭遇的第一起重大枪击案和第一起“独狼”袭击。特朗普如何应对备受关注。


  截至目前,特朗普可谓中规中矩,符合白宫传统:事发约5小时,他发布推特表示哀悼和慰问;事发约12小时,他发表全国电视讲话,谴责枪击案是“纯粹邪恶之举”,宣布全美下半旗志哀,并号召美国民众团结。


  非常传统的表态,没有提及反恐,没有给事件定性,也没有涉及控枪议题。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政府迄今没有把这一枪击案定性为恐怖袭击。美国反恐法案《爱国者法》对恐怖主义的定义,简言之袭击者必须具有政治或社会目的。而在拉斯维加斯枪击案中,枪手动机和诉求均不清楚。


  尽管美国政府没有使用“恐袭”措辞,但这一提法第一时间就在社交媒体上不胫而走。


  下一步,特朗普政府至少需要就三个问题作出回应。


  其一,如何采取措施,防范类似的“独狼”袭击?


  截至目前,枪手动机仍然成谜。他不是美国社会的失意者、边缘人。相反,作为退休白人,生活富裕悠闲,没有参过军,没有犯罪记录。按他弟弟说法,“有数百万美元财产”,没表露过强烈的宗教和政治倾向,没听说酗酒、吸毒或有精神疾病。按枪店老板说法,“从未在任何时候显示任何不稳定或不适合(持枪)的迹象”,“就是一个正常的家伙”。他顺利通过购枪背景审查和程序验证。


  不论如何,对无辜者发动这样经过事先精心策划的袭击,足以表明枪手是具有反社会人格的极端分子,用拉斯维加斯市长的话说,“丧心病狂,内心充满仇恨”。


  其二,如何针对音乐会等人群密集的大型活动加强安保?


  从2015年11月巴黎巴塔克兰剧院摇滚音乐会,到2017年5月伦敦曼彻斯特美国歌手音乐会,近年,音乐会等大型活动屡成袭击目标。这一次的情形又更为不同——凶手选择酒店高层房间居高临下射击,地面人群缺乏遮挡,难以逃离和躲避,也无法反击。凶手没有进入音乐会现场,音乐会本身的安检再周密也是枉然。此外,枪手提前数日入住酒店,但酒店服务人员没有发现任何异状,酒店如何加强安保,也成为一个亡羊补牢的话题。


  其三,如何应对重大枪击案发生后必然升温的控枪议题?


  据美媒披露,枪手储备的武器弹药如同一个小型军火库。警方在他的酒店房间、住处和车辆里,发现42件武器、数千发弹药,还有制造爆炸装置的材料。美国枪支泛滥导致个人拥有军火的规模,令人瞠目。


  枪击案发生后,内华达州的共和党州长布赖恩·桑多瓦尔说,这是美国历史上“史无前例的事件,我们得从中吸取教训”。


  但美国究竟能从拉斯维加斯枪击案中吸取什么教训呢?



  看历史,枪支问题是美国一个独特问题,在其他发达国家很难找到类似情况。一方面,全美枪支保有量逾3亿支。《纽约时报》援引的数据显示,包括自杀、他杀和意外事故,当今美国平均每天约92人死于枪下。和其他发达国家相比,美国儿童死于枪下的可能性是其他发达国家的14倍。另一方面,长期以来,在美国两党政治框架下,控枪与反控枪问题受到利益集团、游说团体和两党博弈所左右,成为一个激烈拉锯的政治化议题。


  看现状,国会两党情形,犹如历次枪击案后的历史重演:一向力主控枪的民主党国会议员纷纷发声,强调“悲哀和同情是不够的”,敦促特朗普政府和美国国会在控枪方面“必须做点什么”。而国会共和党这一边,从众议长保罗·瑞安到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都回避了控枪话题。


  白宫发言人桑德斯2日说:“以后会有时间和地点辩论控枪问题,但现在是团结的时刻。”


  但几乎注定无法避免的结果是,围绕控枪与反控枪、美国长期而深刻的社会分裂再度浮上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