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 > 分析 > 正文

农商行上市势头很猛:5家农商行IPO过会 15家筹备上市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7-01-20 13:34:56

  银监会日前发布的数据显示,全国农村商业银行数量已达1000家。截至3月末,农商行数量占农合机构(农村信用社、农村商业银行和农村合作银行的统称)的44.4%,资本、资产和利润分别占农合机构的66.7%、63%和70.5%。监管部门对农商行上市给予积极的态度,除了使得排队农商行过会步伐加快外,还直接推动了新一批农商行筹备IPO事宜。据不完全统计,除5家过会农商行外,至少还有15家农商行正在筹备挂牌A股或H股,此外还有6家农商行正积极筹备挂牌新三板,势头不亚于城商行。

  至少15家农商行筹备挂牌A股或H股

  今年4月,福建省发改委确定了742家2016年省重点上市后备企业,其中,福建上杭农商行赫然在列。浙江绍兴瑞丰农商行则于今年3月在浙江证监局完成辅导备案,接受中信建投的上市辅导。

  早在2010年就透露出上市计划的广州农商行,上市路途并不顺利。但在近期,广州市金融局公开表示,支持广州农商行开展上市工作。这为该银行A股上市之路带来新希望。

  首家赴港上市的内地农商行——重庆农商行日前宣布,董事会已通过A股发行计划,拟发行不超过13.57亿股,约占发行完成后总股数的12.73%,募集资金全部用于补充资本金。天津2家农商行亦有上市谋划,其中天津滨海农商行早已接受瑞信方正的上市辅导并完成备案。

  据了解,作为天津的地方农村金融机构,天津农商银行和天津滨海农商银行主要经营范围、经营地域和客户群体基本相同,而天津农商行又为滨海农商行第一大股东,持股5.28亿股,占比11.87%,两家银行若将来利用证券市场上市融资发展则存在着同业竞争问题。对此问题,天津市国资委称,按照市政府对地方金融企业的布局,同时也为了解决两家银行上市障碍,天津农商行通过产权交易市场实现了对滨海农商行的股权转让。

  更大规模的农商行上市欲望似乎集中于安徽。除合肥科技农商行于2015年股东大会中审议了《关于启动本行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的议案》,首次亮明上市意图外,还有淮北农商行、亳州药都农商行、安庆农商行、桐城农商行、芜湖扬子农商行,合计五家农商行均于2015年12月在安徽证监局备案,接受券商投行上市辅导。

  6家农商行积极筹备挂牌新三板

  据银监会上月数据,目前已有6家农商行准备挂牌新三板。记者获悉,谋划挂牌“新三板”的农商行包括但不限于安徽庐江农商行、山东莱州农商行、山东禹城农商行、宁夏黄河农商行、吉林长春农商行。

  其中庐江农商行于2015年7月与华安证券、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在该行召开“四方”会议,确定采取四项措施,正式启动该行“新三板”挂牌上市工作。彼时该行预计2016年上半年实现挂牌。而庐江农商行彼时称,该行为安徽省农村商业银行中首批13家拟挂牌农商行之一。

  上市公司保龄宝则2015年6月公告称,公司的参股公司禹城农商行拟申请在新三板挂牌。此外,券商中国记者从长春农商行一重要股东处获悉,该行也在筹备新三板上市,但目前该行尚无相应公告。黄河农商行于也2015年6月公告称,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黄河农村商业银行挂牌新三板的提案》及《黄河农村商业银行定向募集股份方案》的决议,但目前尚未在股转系统中查到该行的相关材料。

  此外,在鹿城银行之后,今年新三板还将迎来第二家村镇银行——梅县客家村镇银行的挂牌,拟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发行约1.06亿股,目前处于排队审批状态。

  农商行上市的考虑

  随着越来越多农商行挂牌A股市场,农商行上市正在成为社会各方关注的焦点。上市,对于农商行而言意义非凡。不仅让农商行在经济凛冬将至时得以补充资本,也可依靠先发优势开疆拓土,拉开与第二梯队的距离,也让更多资产负债表亟待修复的农商行,视上市为标杆,多方努力。但是在哪儿上市却成为了一个必须要考虑的问题。

  伴随着经济下行,银行的信用风险凸显,不良资产急剧攀升,不得不加大拨备计提,部分银行拨备覆盖率已经逼近甚至低于监管红线,大量拨备的计提在蚕食银行利润的同时,也给银行的资本性积累带来了巨大的压力,监管部门对拨备覆盖率和资本充足率达不到规定的农村银行有明确的分红限制。根据《中国银监会办公厅关于农村中小金融机构2015年度利润分配监管有关事项的通知》规定,“考虑隐形不良后存在拨备缺口、资本充足率未满足过渡期最低监管要求,资本充足率低于9.8%的农村信用社及低于10.5%的农村银行,不得现金分红”。这一规定,使得农商行在A股或者H股主板上市面临分红难题,甚至导致部分农商行不能兑现对股东的现金分红,影响投资者对农商行的信赖,在一定程度上甚至会引发声誉风险。

  此外选择挂牌A股还需面临的问题在于,目前排队银行数量过多,主板市场上市要求条件也较高。而选择H股上市,要面临的则是内银股受利率市场化、坏账水平持续上升、地方银行多见政府“影子”等问题,估值偏低;此外在多只内银股赴港上市后,投资者对赴港IPO的小银行(尤其是农商行)的投资意愿不强,影响IPO认购,市场影响力也不能迅速放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