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商界纵横 > 正文

唯一跨越两千年依然是世界两大的国!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7-10-05 17:36:43

唯一跨越两千年依然是世界两大的国!



相信他们的乐观以及他们看见的未来,因为,曾经不相信过……

【1】

“我对未来保持十足的乐观。”

杭州四季酒店,总是善气迎人的虞锋微微一笑:“乐观和悲观永远是相对的,汽车来了,马车夫就是悲观的,但后来整个社会都在车轮上前进。”

谈到阿里、腾讯纷纷站上全球市值前10大,他更信心满满:“未来10年,他们还会释放出更大的价值,在世界舞台更强更大,是绝对可以预期的。”

“中国为什么不能有世界性的国际大公司?”虞锋说,7年前,他们就已很笃定,“一定会有的,这个趋势很明显。”也因此,他和马云把“云锋”打造成一个“投资人+教练+顾问”的合体,“不单提供资本支持,更重要的是输出能力,为企业,行业赋能、增值。”助力中国产业走向更高更强,走向世界级。

至今,一直安安静静做大事的“云锋”已鸭子划水般投资了数十家公司,助力出华大基因、药明康德、菜鸟物流、优酷土豆、蚂蚁金服、运满满等一批推动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行业变革者和领跑者。

而华大基因的A股上市,药明康德的即将A股上市,还给A股里程碑的改变,它意味着中国的世界级科技企业正告别海外上市的旧模式,开始为国内资本市场贡献价值,国内资本市场则更深度全面地成为中国的世界级科技企业成长的土壤。

带着对未来的乐观,已经收获了前瞻的人还在布局更大的前瞻,而这一次他们前瞻的,除了中国企业将成为世界级,还包括让中国企业引领世界。

虞锋说,人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即将被5G重塑的崭新世界,基因工程,中国都已不落后,而且还会因为更大更广阔的应用场景拥有真正领先全球的机会。也因此,在一些悲观论调的背后,“云锋”却只争朝夕,瞪大眼睛扫描着每一个可能赢在未来世界的新机会,并兴奋地与之一起拼,一起赢。

北京上地,中关村元老康德集团董事长钟玉,则在为他打造基于先进高分子材料的世界级生态平台老骥伏枥。在今年福布斯全球发布的“全球最具创新力企业”年度榜单上,其上市公司康得新已与特斯拉、亚马逊、腾讯、百度一起上榜,排名第47位,且在材料领域取代了他们对标学习多年的3M的地位。

这些年,康德新先后成为预涂膜、光学膜的全球领军企业,也是全球裸眼3D引领者,全球最大、唯一碳纤维汽车轻量化生态平台的缔造者,但在钟玉看来,好戏却才刚刚开始……

和“年轻人”虞锋一样,“老革命”钟玉看好的,同样也是中国的世界级机遇:从世界的跟随者到领导者,从中国第一成为世界第一。

不光是虞锋、钟玉这样站在科技产业最前沿的人,包括最传统行业,甚至最偏远的山区,也处处都有为未来只争朝夕的乐观主义者。

当年提出要对标优衣裤的海澜之家,持续多年高增长之后,已然对对标优衣裤不再那么有兴趣,而是超越优衣裤,提出了要打造时装品牌管理集团的新目标,同时还静悄悄地开出了中国的“无印良品”。

8月14日,海澜之家与凭借UR快速崛起,志在比肩Zara的快尚时装签订《投资意向协议》,拟首期认购其不超过10%的股权。2016年,UR的营收约为20亿,海澜之家希望发挥其厚积多年的经验优势,助力其到2020年实现营收超100亿。

收购UR不到2个月,9月23日,海澜之家旗下生活方式类家居品牌——海澜优选生活馆于张家港曼巴特购物广场与消费者见面。作为专注国民优质生活精选的一站式家居产品集合店,店内近2000种产品种类,遍及服装、生活杂货以及时尚家居领域;十大优选商品系列,涵盖了日常生活的全部所需。

海澜之家大手笔转型升级的同时,云贵高原与四川盆地接壤的赤水河畔,中国酱香酒的核心重镇四川泸州古蔺二郎滩,已有百年建厂历史的老牌企业四川郎酒集团也正以雄心开启黄金新10年。

据知情人士透露,今年以来,郎酒光是品牌投入就已砸出15亿,分别以“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的新定位,对标茅台,重拳打造青花郎;以“来自四川,浓香正宗”强推郎牌特曲,同时还在全国掀起“小郎酒”热潮。而其掌舵人汪俊林的记事本上,已经写上了2020年上市,年销售最低超过200亿的新目标。与此同时,将二郎滩打造成世界酱香酒谷和世界特色小镇的宏图,也在被他如火如荼的推进。

支持汪俊林雄心的,是中产阶级的崛起,以及中国消费升级的大趋势和大机会,当然,也是大挑战。

汪俊林掀起白酒业新战事之际,和他同样看好消费升级这个大趋势的山东企业家——鲁花集团孙孟全,则默不作声地打响了一场食用油的升级战。这位从田间地头走来的企业家,用过去几十年的努力,在外资把持的食用油市场一路顽强,开创了“鲁花”这个占绝对主导地位的大品牌。

9月上旬,以多年耕耘创新出一套高油酸花生种植路数的他,带着自己的新成果,正式推出了油酸含量高达75%的高油酸花生油,一举甩开金龙鱼和福临门,打响中国食用油下一轮竞争的第一枪。

有人卖,有人买;有人悲观,有人乐观;有人退场,有人进场;有人越来越不好了,有人正在拥抱有史以来的最好的现在……时代正在巨变,产业正在分化,但时代和产业的轮子依然在滚滚向前。

在国际国内不乏唱空的声音中,华商韬略接触的绝大部分企业家,却无不对未来充满乐观与希望,无不正以更大的努力酝酿更大的爆发。甚至有人直接喊出,新常态,新中国的动人概念。

这个新常态是,中国经济不断从大到强到更强大,中国产业不断接轨甚至领跑全世界的新常态;这个新中国,是一个由这些新常态企业的生生不息,蒸蒸日上构筑的一个创新和活力不断爆发,快速从经济大国向经济强国迈进的新中国。

要去相信他们的乐观以及他们看见的未来吗?最好是相信。因为,我们曾经不信过……

【2】

12年前,中国企业还在集体仰望世界500强。如今很少被财经媒体提及的世界最牛CEO杰克•韦尔奇,以及一众外商500强的中国CEO,正好似今天的马云、任正非,牵引着财经媒体的神经。

当年,中国一共才有18家企业入围《财富》的《世界500强》,其中3家还是来自港台。而榜单的前30名都没有中国人的身影,中国企业排位最高的是第31,它的名字叫中国石化。

犹记得,正是这个榜单,以及与榜单有关的一句话,或者说一个说法——“集世界500强韬略,铸中国商界精英”,给了我们一个启发:

为什么不可以集一集我们中华商人的韬略,来给大家一个可能更相近的参考呢?于是,有了华商韬略,也有了我们12年来,持续专注于包括中国大陆企业家在内的,对全球华商的采写、出版与报道。

也有了12年来,我们所深切感受到的中国力量。

2005年的《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位列第一的是荣智健家族,被评估的资产为16.44亿美元,如今轮番当首富的马云、马化腾分别以3.7亿美元和2.58亿美元,位居榜单的第27和第68位。

在2005年,李嘉诚的财富已被评估为130亿美元,按当时汇率折算,超越千亿人民币大关,跟随李先生以10亿美元以上财富入榜的中华商人也已浩荡,只不过,他们绝大多数来自中国香港、中国台湾,来自东南亚,甚至美国。

他们是当时世上最有实力的中华商人,也是中国内地无数民营企业家们仰望的高山。

这样的背景下,当我们可以和这么多的10亿、甚至百亿美元先生谈个话;当身价高达百亿美元的老先生,说将乘坐私人飞机前往北京接受访问。

我们那个内心,还是有点小骄傲的。

但就是这些老先生,在谈到内地的发展时,却常常说出当时的我们不太相信,更多认为他们是谦虚,是给祖国一点面子的恭维话。

2005年,雅虎以其中国资产和10亿美元为代价,取得了阿里40%的股份。一位在美国科技业干到顶层的华人大佬谈起这件事,轻描淡写地吓死人:用不了几年,阿里就会比整个雅虎更值钱。

▲划红线的内容可能是马云对所谓专家并不感冒的原因之一

另一位在美国科技界呼风唤雨的华人大佬,对联想收购IBM泼了点冷水,认为这是买了一个夕阳的生意,却对当时正与世界强敌“思科”激战正酣的“土狼”华为点赞,认为华为超越“思科”将是大概率,而且强调,在其他一些领域,中国企业也都会陆陆续续打出来,改变世界产业的格局。

2007年,筹备出版《华人金融家》,上海香格里拉,著名银行家、旗下首都银行掌握菲律宾20%银行市场的郑少坚先生,掷地有声:很快,全世界最赚钱的银行,一定只会是出现在中国。

再过两年,筹备出版《我们在中国》,讲述外资500强在中国的故事。一位世界巨头的中国本土CEO,聊到最后,带着对某些外商在中国傲娇的不满和脏字说:xxxx,要不了多久,这些人就会成为“二等公民”(指被中国本土企业拉下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