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商界纵横 > 正文

她曾是中国乳业的巨头掌权百亿企业如今却成为乳业罪人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7-10-04 14:35:03

她曾是中国乳业的巨头掌权百亿企业如今却成为乳业罪人


田文华,曾经的中国乳业巨头。她从河北农村走出来,靠着数十年如一日的努力,带领三鹿集团一步步走向成功,创下中国乳业历史的多个第一。

然而,她的名字走入千家万户却源于一起触发民愤的三聚氰胺丑闻。毒奶粉事件不仅让她苦心经营的三鹿集团归于破产,也让她一生的辉煌跌入不测的深渊。

6年前,这位66岁的三鹿集团董事长因涉嫌生产、销售含有三聚氰胺的婴幼儿配方奶粉、液态奶制品,被免职、拘留、判处无期徒刑。

三聚氰胺是不可用于食品加工的化工原料,长期摄入会损害生殖、泌尿系统,引发膀胱结石、肾脏炎症。毒奶粉事件不仅葬送了三鹿——连续15年的全国奶粉销量冠军,也粉碎了中国妈妈对国产奶粉的信心,田文华自此成为“毒奶大王”,更被业界称为“中国乳业的罪人”,尽管坚称她只是“替罪羊”的另一种声音也从未止息。

7名在事件中因监管失职被记过处分的官员已先后低调复出,其中质检总局食品生产监管司原副司长鲍俊凯、河北省农业厅原厅长刘大群的问责时间甚至不到一年。

对于三鹿的今天,他们颇感痛心。他们赞赏田文华给三鹿带来的发展,但同时也惋惜田文华毁了50多年的三鹿品牌。

一位不愿署名的三鹿集团员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田文华做事有魄力、稳重、平易近人,是一位实干家。但在用人方面却不敢恭维。该员工甚至怀疑田是否在用人方面另有难处。

“很多什么也不懂的人却进了领导层,而一些重点大学毕业、专业知识强的人才却受到排挤得不到重用,工资仅几百元。”该员工还给本报记者举了一个例子,“曾经有一名能力很强的员工因长期得不到重用而辞职去了外地,走时还从厂里带走了许多人。现在在外地发展得非常好。”

田文华的出事对其两个女儿打击很大,但女儿的生活和工作并没有因为母亲受到影响。1月13日,在金融系统工作的田文华的大女儿石利彬表示,在这种时候不愿与本报记者作太多的交流,因为很多事情还要和父亲一起商量,但她电话中明确表示,此前网络上所流传的署名田文华女儿吴晴的博客并非她所为,她说她根本不会上网弄什么博客,偶尔上网也只是给单位做一些表格。而据田文荣说,田文华的二女儿身体长期不好。

“技术控”田文华

1942年,田文华出生在河北省正定县一个小山村。田文华不是一个学历和能力特别出众的人,但却是家里7个子女中唯一读书成才的。

由于家里多人身体不好,父亲一心希望田文华长大后能做一名医生。但1966年,田文华从张家口农业专科学校毕业后,进入石家庄市奶牛场做了一名兽医。那时,石家庄市奶牛场是一个由几间平房围成的大院子。田文华从给母牛喂食、接生等最基层的工作开始干起,有时也负责给仅有的几头牛和几只羊看病。1972年,30岁的田文华开始走上了奶牛场的领导岗位。

1973年,田文华带领技术团队成功研制出了完整的喷粉生产线。这让以往主要依靠鲜奶的产品结构被打破,奶牛场也正式更名为“石家庄牛奶厂”。此后,牛奶厂又研制成功了麦乳精等系列产品,实现了从以饲养业为主向乳制品加工业为主的转变。

《史记·淮阴侯列传》记载:“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田文华从“得鹿者得天下”这一古训中找到了灵感。1980年,牛奶厂第一次给生产的强化麦乳精、颗粒麦乳精等产品贴上“三鹿”的商标。从此,这个年轻的品牌逐渐为人熟知,中国乳业就此迎来了三鹿时代。

1983年,田文华晋升为牛奶厂生产副厂长。堪称“技术控”的田文华一上任,就设法争取到了国家“奶粉配方母乳化课题”,成为国家“母乳化奶粉”定点生产企业。母乳化奶粉很快成为牛奶厂的支柱产品,企业规模迅速扩大。一年后,牛奶厂更名为石家庄市乳业公司,并开始在我国乳品行业崭露头角。

由于眼光独到、管理有方,田文华在1987年当上了石家庄市乳业公司的党委书记、总经理。对于三鹿和田文华来说,这都是至为重要的一年。在那个百废待兴、经济初创的年代,几乎每个成功的企业背后都有一个强势、能干的带头人。三鹿也不例外。从此以后,三鹿这个品牌的命运再也没能与田文华的个人命运分开片刻。

三鹿飞速成长的背后,是田文华等集团员工的忘我投入。因为从小过惯了苦日子,田文华终身都保持了节俭的习惯。即便做了三鹿集团的董事长,田文华仍然经常到单位的集体食堂吃饭。在田文华位于三鹿集团总部不足10平方米的办公室里,既没有红木家具,也没有豪华摆设。在三鹿的鼎盛时期,管理层仍然住在几栋路边的老楼里面,没有一套像样的家属楼。

很显然,这是一个勤俭节约、锐意进取的创业故事。也可以说,三鹿集团从一个村办小厂发展成为中国昔日的乳业巨头,田文华居功至伟、不可或缺。

2008月1月8日,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三鹿集团“新一代婴幼儿配方奶粉研究及其配套技术的创新与集成项目”一举夺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

然而极其讽刺的是,就在这一年,多位食用三鹿婴幼儿奶粉的婴儿出现肾结石症状。发端于三鹿的“三聚氰胺”事件如野火般迅速燃烧,大火不仅烧灭了田文华的人生光圈、使其锒铛入狱,而且也让三鹿这个品牌瞬间坍塌,企业随之破产。

从“乳业女皇”到“乳业罪人”

在全国上下的一片讨伐声浪中,当地司法机关加快了办案进度。2008年的最后一天,田文华站到了被告席上。公诉方出示了一个因食用三鹿奶粉过世的婴儿照片,法庭上一阵骚动。审判席上,66岁的田文华当庭落泪。面对指控,她承认事情“属实”。但这样的悔恨和泪水挽救不了婴儿的生命,挽救不了三鹿的品牌,甚至也挽救不了她自己的命运。法院最终以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判处田文华无期徒刑。

田文华无疑是一个悲剧人物。几乎是一夜之间,她从中国的“乳业女皇”跌落为中国的“乳业罪人”。然而比田文华的个人命运更为重要也更加值得深思的是,为何中国的企业家们守不住最起码的道德底线,甚至在婴幼儿生命健康这样的问题上也会铤而走险、麻木不仁?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作为全国政协委员,田文华曾在2006年全国两会上大声疾呼:“必须尽快制定食品安全法,进一步加强食品安全监管”、“企业法人代表应作为食品安全第一责任人”的提案。不知如今身处牢狱的田文华,回首这段往事又会作何感想。也许,这些激昂的话语早已从她年迈的大脑中偷偷溜走、未留丝毫印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