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权威解读 > 正文

国务院专项调查组求解 为何民间投资增速下滑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新闻网
字体:
发布时间:2016-06-19 12:50:39

  中国经济新闻网报道: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冯飞介绍,吉林和黑龙江对东北的经济有一定的代表性,从民营经济占GDP的比重、民营企业的数量、主营业务收入、税金、从业人员与全国平均水平进行对比发现,两省总体上民营经济比重偏低。

  冯飞介绍,第三督查组对吉林、黑龙江两省及长春、通化、哈尔滨、大庆四市促进民间投资工作进行了实地督查发现,吉林省的亮点主要是将民间投资与打造产业发展新动能结合起来,依托汽车、食品等优势产业,推动民间投资投向汽车零部件、食品加工行业等,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黑龙江省着力改善发展环境,成立省政府企业和创业投诉中心,受理和查处侵害企业合法权益的违法违纪行为,并进行严肃问责,两省促进民间投资工作成效明显。两省民间投资增速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民间投资和民营经济发展环境有较大改善。

  针对1~4月民间投资增速下滑的情况,国务院派出专项督查组对促进民间投资健康发展情况开展专项督查。6月7日下午,国务院督查组对有关情况进行了介绍。

  受多重因素影响,去年四季度特别是今年以来,民间投资增速有所放缓,民营企业投资意愿不足。1~4月我国民间投资同比增长5.2%,比全部投资增速低5.3个百分点,比去年同期增速低7.5个百分点。同时,民间投资占全社会投资的比重也出现下滑,比去年同期下降了3.2个百分点。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张勇介绍,到目前为止,非公有制经济创造了60%左右的GDP,80%的就业是民营企业创造的,50%的税收来自于非公有制经济。目前我国对外投资发展迅速,其中接近70%来自于民营经济。

  针对今年以来民间投资增速回落现状,从5月20日起,国务院派出9个督查组赴北京、河北、山西、辽宁等18个省(区、市),由国务院办公厅统筹协调,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科技部、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等9部门带队,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家行政学院、全国工商联和新华社开展第三方评估和专题调研。

  但冯飞同时指出,与发达地区和全国平均水平比,两省民营经济发展仍存在总量偏小、市场主体发育不充分、结构不合理等问题。在促进民间投资中,存在一些实际问题,包括发展环境不优,政府服务不到位,例如融资难、融资贵,企业成本高、负担重,人才短缺等问题,这些问题需要通过不断深化改革来加以解决。

  “在我看来,东北的问题是两大问题,一是结构性问题,特别是产业结构相对单一;二是发展环境和体制机制的问题,表现在市场化程度偏低,开放程度偏低。因此在新一轮东北振兴当中,怎样更好更快地发展民营经济,是必须要破解的问题。”冯飞说。

  PPP(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项目,即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财政部副部长刘昆带队第四督查组对四川省和山西省进行督查。他介绍,从督查的情况看,近年来PPP项目投资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中起到了一定效果。

  刘昆说,PPP项目投资推动了政府在公共服务供给方面的理念转变,建立了以财政奖补PPP融资支持基金、示范项目建设为主要内容的政策体系。到目前为止,财政部的PPP融资支持基金已经组建完成,正在着手投入实施。财政PPP示范项目已经连续推出两批共233个,涉及投资7000多亿元。国务院有关部门还在重点领域持续开展项目的推广推进工作。PPP项目综合管理信息平台已经在全国范围内投入运行,PPP项目管理服务市场已经进入了比较规范的轨道。

  刘昆同时指出,虽然PPP的认同度较高,在督查过程中还是发现了一些问题。

  刘昆介绍,问题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一是当前PPP项目储备比较丰富,但是项目落实困难。由于PPP对整个参与的各方包括政府的管理水平、其他生产要素方面都提出了比较高的要求,目前总体看来,项目虽有,但落地困难;二是PPP方面的立法缺位。许多部门都出台了政策措施,欠缺统筹,各地执行中部门之间的政策难以适应;三是国企和民企的问题。企业家反映,各地优质的PPP项目基本都被国企垄断,民企要投入PPP项目的难度比较大,取得好项目更是难上加难;四是有企业反映当地政府部门信用度比较差。

  刘昆介绍,在督查中,一些企业反映负担比较重。他认为,这和国家降低税负所作出的努力是矛盾的。刘昆说,国家采取了五项措施来降低企业税负。每一项都是“真金白银”。

  一是营改增试点,去年年底累计已经减税6412亿元,到2016年年底减税规模达到5000亿元;二是采取措施扶持小微企业的发展,包括对小微企业符合小型规定企业纳税人实行税收优惠、对小微企业行政事业性的收费、对金融机构为小型、微型企业提供融资服务进行税收政策支持等政策;三是鼓励科技创新投资,包括研发用加剧扣除、固定资产加速折旧、优惠政策等;四是清理和规范收费基金。中央层面已经累计取消、停征、减免496项行政事业性的收费和和政务性的基金,加上各个省(区、市)取消减免的项目累计过千,每年可以减轻企业和个人的负担超过1500亿元。

  刘昆认为,由于当前税费规则体系比较复杂,制定的底薪成本比较高,行政性收费需要进一步清理。同时,一些优惠政策的可达性不是很高,这些政策能不能直接让企业取得比较好的获得感,这需要下一步对政策进行调整。同时,营改增改革对整个国家和企业的管理水平要求较高,特别是全面推开以来,有些企业因为自己的管理水平有限,抵扣链条不是很完整因而引起担忧。

  刘昆说,降低企业负担还是应该坚持的。财政部将继续按照党中央和国务院的部署要求,深入推进减税降费,既要简化税制减轻企业的负担,降低市场运作成本,又要狠抓政策落实,加强宣传政策培训,使好的政策惠及民营企业。

  刘昆说,财政部认为,下一步要继续推广PPP,包括要推进PPP的法治建设,加强政策协调统筹,落实好财政支持,使PPP基金财政奖补等政策落到实处。

  “与此同时,我们还要拥有一身正骨、守信的意识,畅通民营企业参与的通道,使民间投资通过PPP的方式真正有效进入公共产品和服务的供给市场。”刘昆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