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民企 > 正文

知识产权保护成了企业难言之隐 维权成本高、周期长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新闻网
字体:
发布时间:2016-06-22 13:47:32

  中国经济新闻网报道:以专利有效期20年算,维持知识产权的所有费用加起来,我国企业机构的成本甚至高于美国。而国家知识产权局的一份报告显示,我国发明专利的平均维持年限不到5年,远低于美国、日本、德国等国家。

  “我们希望政府部门能降低这方面的成本,无疑也是降低企业的创新成本。对国家来说,整个社会的创新氛围也会愈发浓厚。”尤学军说。

  近年来,浙江省也在尝试通过第三方调解,打造知识产权多元化纠纷解决模式,取得了一定成效。与诉讼的高额成本不同,第三方调解可降低成本、缩短周期、节省人力并提高效率。据统计,2015年,浙江省通过各类诉调对接机制处理的知识产权纠纷共计6748件,其中调解成功3050件。

“一个好产品刚进入市场,没几天整个村子都在生产一模一样的东西。”日前,浙江桐庐县一位制笔企业老板心里的“苦水”,反映出当前知识产权保护的困难。

  骏马的遭遇并非个例。新华三集团首席技术官尤学军告诉记者,新华三在知识产权保护过程中也遇到类似情况。尤学军认为,在国内侵权很容易、成本很低,对权利人来说举证又很难、投入大、维权效果不明显。“正因为投入与获得不成比例,所以不少企业选择不了了之。这样的环境不改变,很难激发企业创新活力。”

  此外,尤学军还认为,当前昂贵的知识产权维持费用也不利于知识产权的保护。据了解,目前在我国,发明专利授权后,每年需要交一定金额的维持费用。而且维持年限越长,费用越高。一旦不交年费,专利就会失效。

  据了解,近年来,浙江知识产权案件收案量持续增长。知识产权民事一审案件收案量从2011年的7597件上升至2015年的16999件,年均增长率达22.3%。远高于其他民商事案件的收案增长率,显示出各方知识产权保护意识的增强和保护力度的加大,但“侵权容易维权难”的怪象却让知识产权保护成为企业的“难言之隐”。

  浙江高院院长陈国猛告诉记者:“维权成本高、周期长、举证难、赔偿低一直是制约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瓶颈。”

  绍兴骏马机械制造有限公司总经理对记者讲述了他的经历。几年前,骏马曾遭遇一次专利侵权,两项发明专利被侵犯。然而去报警时,警方无能为力,不知道该如何受理。“因为它不是一笔实实在在的钱被偷了。”

  “后来我只能起诉到法院,但法院要求自己举证。而自己举证难度非常大。等了两年多时间,法院终于判下来,判对方赔我12万元。”陈国猛告诉记者,如此辛苦的维权过程让他心力交瘁。而且,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研发的产品,被人轻松模仿,等了两年只是这样的结果,让他心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