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民企 > 正文

中国联通揭开混改大幕 或引入民企改善尴尬局面 十三五规划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7-04-25 15:39:25

中国联通揭开混改大幕 或引入民企改善尴尬局面  十三五规划


传了一年多的中国联通混合所有制改革,终于到了准备揭幕的时刻。

  4月5日,中国联通发布停牌公告称,联通集团正在筹划并推进开展与混合所有制改革相关的重大事项。该事项拟以A股中国联通为平台,可能涉及A股公司股份变动事宜。这意味着中国联通混改正式启动。

  实际上,早在去年9月,联通就参加了发改委召开的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专题会,并按照会议要求研讨和讨论混合所有制改革实施方案,这被视为中国联通被纳入混合所有制改革第一批试点事项。此后联通董事长王晓初亦在多个场合表达了坚定推进混改的决心。

  目前,中国联通的“混改”方案仍然在等待监管部门审批,中央也表现出较坚定的改革决心。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屡屡提及混改、提速降费、取消手机国 内长途和漫游费、大幅降低中小企业互联网专线接入资费、降低国际长途电话费、加快大数据和云计算等与电信运营商紧密相关的内容。

  与此同时,随着混改进程进一步推进,各种传言喧嚣尘上。除了BAT巨头入局,传闻参与联通混改的,还有中信集团、中国广电等财雄势厚的对象。毫无疑问,它们是决定联通这场混改大戏走向的关键因素。这让联通改革承载了更大的想象空间,中国联通也因此与“混改股”挂上钩。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发现,自去年释放出混改消息以来,中国联通A股股价上涨幅度超过70%,H股上涨幅度则超过10%。

  实际上,在业绩下滑严重、资本开支下降以及中移动一家独大的电信格局下,中联通在“混改”显现出较强的动机和决心。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联通中长期的增长有赖于此次混改带来的由内而外的蜕变,变革是大势所趋。

  通信行业分析师付亮则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如果认为混改就是“灵丹妙药”,联通存在的问题能“药到病除”,明显过于理想化了,混改很难促进联通短期内竞争力大幅提升,更不用提改变市场格局了。

  为何联通“首吃螃蟹”

  从中国联通刚刚发布的2016年财报,或能一窥中国联通目前在三大运营商竞争格局中的窘境。

  财报显示,联通去年全年总营收为2741.97亿元,同比下降1%;净利润为6.3亿元,同比下降94.1%;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54亿元,同比下降了95.6%,整体业绩处于触底状态。有网友毫不客气地称,中国联通是三大运营商中的“弱势群体”。

  根据财报披露,联通去年业绩巨幅下滑原因主要是由于没有铁塔出售收益,铁塔使用费用增加及能源、物业租金等成本投入加大导致网络运行及支撑成本和销售费用较2015年明显上升,同时来自“提速降费”和市场竞争方面的压力也颇大。

  若与其余两大运营商比较,联通的业绩表现则堪称捉襟见肘。

  2016年,中移动总营收为7084.21亿元,同比增长6%;净利润为1087.41亿元,同比增长0.2%。中国电信总营收为3522.85亿元,同比增长6.4%,净利润为180.04亿,同比下降10.22%。

  另据中国联通财报显示, 2016 年,公司净增 4G 用 户 6040 万户,总数达到 1.04亿户。中国电信移动用户数达到2.15亿户,其中4G终端用户数达到1.22亿户。根据中国移动2016年12月份数据,移动用户数总数达到 8.48亿户,4G用户总数达到5.35亿户。

  与此同时,去年中国联通的经营现金流减去开支后的自由现金流为24.83亿元,由负转正。但其资产负债率仍居高不下,达63%,分别是中国移动、中国电信的1.8倍、3.7倍。

  目前,在营收规模上,中国移动是中国联通的2.58倍,中国电信则是中国移动的1.28倍。净利润方面,中国移动以及中国电信分别是中国联通的172倍 和28倍。而在4G用户数上,中移动、中电信、中联通分别占整个市场的70.3%、16.03%以及13.66%。由此可见,中移动一家独大的地位无可撼 动。

  实际上,联通业绩持续下滑和国内电信市场竞争格局进一步失衡,使得联通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必要性进一步增加。

  有分析认为,联通混改对央企混改的示范作用在于,中国联通改革意愿和动力较强,改革涉及资产规模较大,社会关注度高,开展混改试点有利于引导社会预期并产生积极影响。

  中国联通总经理陆益民在今年3月份公开表示,中国联通希望通过混改,实现“完善治理、强化激励、突出主业、提高效率”。

  混改的几大猜想

  作为我国三大电信运营商之一的联通集团,是集固定通信、移动通信、通信设施服务、卫星国际专线、数据通信、网络接入、电信增值、系统集成等业务于一体的 大型综合性通信公司,在2016年《财富》500强中排名207位。目前中国联通A股上市公司总市值为1583.39亿元。

  3月31日上午,发改委党组副书记、副主任刘鹤同志主持召开委内改革专题会议,会议指出,着力抓好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尽快批复实施试点方案,在电力、石油、天然气、铁路、民航、电信、军工等领域迈出实质性步伐,形成一批典型案例,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

  联通被点名“混改”,使其在随后的第一个交易日4月5日,A股、H股双双停牌。中国联通A股公告称,将于5个工作日内公告混改事项进展并复牌。但4月11日,中国联通公告称由于混改方案仍在进一步论证中,尚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因此发布了延期复牌公告。

  截至今日,联通A股的混改方案尚未出炉,但却已流出多方版本。其中最吸引外界注意力的,是将被引入参与混改的外部大佬们,从三大互联网巨头,到中信集团、中国广电、甚至电信、华为等企业,都一一上了传言的名单。

  谁来参与混改?如何混改?之所以如此牵动外界的神经,是因为入局的对象不仅折射出联通混改的思路,某种程度上也将决定联通混改的效果。

  时代周报记者查阅财报数据显示,截至去年12月底,联通集团持有中国联通62.74%的股权,为第一大股东,二股东中央汇金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则仅持股1.36%,中国证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则持股0.95%,为第三大股东。

  而根据目前较为广泛流传的版本,股改的主体是上市公司平台,按照公开透明,规范有序、市场定价原则,将通过定向增发扩股和转让旧股的方式对中国联通股权 结构进行调整,联通集团的持股比例将由62.74%减至36%,再引入信息产业领域实力相当、主业关联度高、互补性强的国有资本,以及引入互联网等领域的 若干家境内非公企业,以及推动员工持股。

  对于时代周报记者的求证,中国联通内部人士表示,目前没有过多信息可以透露,具体消息视官方公告披露为准。

  有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从混改参与方看,不排除多家民营企业参与,也不排除其他国有成分共同参与。

  梳理联通释放混改信号以来的官方足记,或可一探联通混改的思路和诉求。

  去年10月10日,联通首次对于自身混改的事项进行正式表态。其公告称,联通集团参加了2016年9月28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召开的国有企业混合所 有制改革试点专题会,目前联通集团正按照会议精神和国家相关政策精神,研究和讨论混合所有制改革实施方案。这意味着联通混改正式启幕。

  紧接着的2016年11月3日,中国联通副总经理姜正新表示,混改将重点选择与联通业务互补性强的合作伙伴,“不是简单地引进资本,更看重价值上、产业链上的互补,增强联通整体竞争力”。

  就在这个11月,联通先是与百度签约战略合作,涉及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通信基础业务等。到了11月12日,联通与阿里巴巴在杭州举行战略合 作签约仪式,宣布与阿里巴巴在基础通信服务、移动互联网及产业互联网等领域展开深入合作,中国联通董事长王晓初、总经理陆益民,阿里巴巴集团董事长马云、 CEO张勇等高管联袂出席。而早在2016年3月,联通与腾讯的合作就由微信沃卡延伸至反电信欺诈、社会化营销、云数据计算等方面。

  2016年下半年开始,刺激联通股价上涨的关键动力是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推进,而联通去年底也与BAT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聚焦于不同的业务领域,与百度的 合作主要是人工智能、大数据、线上线下O2O服务;与腾讯的合作主要是在反电信诈骗、云计算、大数据;与阿里的合作在基础通信服务、移动互联网及产业互联 网。

  有分析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BAT三家集中与中国联通合作并非偶然,按照目前电信行业混改预期,当前时点与联通合作有望积极卡位。“对于BAT而言是择机合作,联通则是引入源头活水,发展新的契机和利润增长点。”

  去年以来,联通高管也多次披露了联通混改的相关消息。今年两会上,中国联通总经理陆益民就对外透露了混改的进展,“方案正在国家有关部门审批之中,中国联通希望通过混改,实现‘完善治理、强化激励、突出主业、提高效率’”。

  3月15日,中联通董事长及首席执行官王晓初在全年业绩记者会上表示,“混改”最核心的目的是解决机制问题,放大资产价值,以及选择合作伙伴时有更好的效应。

  通信行业分析师项立刚指出,虽然在电信运营商的竞争中,联通面临不少困难和压力,但它仍是一个盈利企业,也具有竞争力,不过它属于国有企业管理机制,效 率不够高,能力不够强,思想不够开放,业务发展不够快,资金不够强,所以要进行混改,让民营资本、私企进入企业,给企业带来变化。

  至于 中信集团以及中国广电的入局传言,项立刚则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可能性不大,因为联通在业务上对中信没有正面推动作用,而广电在资金、规模以及整合上并 不合适。” “混改引入的机构最有可能是民企,而且是那些两者业务上能进行融合、协同、互补的企业,不然意义不大。由于引入的资金量起码要在几百亿的规模,综合起 来,BAT参与联通混改的可能性较大。”

  混改能改变什么

  川财证券分析师王鹏指 出,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今年要基本完成公司制改革。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在电力、石油、天然气、铁路、民航、电信、军工等领域迈出实质性步 伐”,中国联通混改预期进一步增强。从长期来看,混改通过从体制机制上解决国有企业内部管理行政化和外部行为非市场化的问题,完善市场化的激励约束机制, 有利于中国联通营收增长和成本下降。

  项立刚则向时代周报记者评价道,实际上联通混改有点像是“戴着镣铐在跳舞”。因为作为大股东的联通集团受国资委管理,其管理、机制、思路不可能出现根本转变,因此引入的BAT或其他企业基本不会对联通格局产生影响。

  项立刚认为,只要联通集团依旧是控股大股东,引入的资本基本上就会面临“投钱进来少说话”的矛盾和困境,不可能有太大的发言权。要改变除非放弃国企思 维,让例如BAT的管理人员进驻管理层进行管理、监管。但联通的体制,决定了它不可能大规模裁员,提升效率,也不可能有跟互联网公司一样对等的薪酬和人才 待遇。种种体制上面临的问题让联通改革依旧面临困难。

  “想要突破电信格局,只有两种出路,一是掌握新技术,二是掌握用户量。”项立刚说道。

  而在艾媒咨询CEO张毅看来,民企看中的是其资质,跟业绩无关,这是一个流量入口的概念,需要庞大的用户基数作支撑,所以联通现在需要不计一切代价发展用户、留住用户。

  遗憾的是在用户数累计上,联通在三大运营商中垫底,4G用户仅为联通的1/5。在4G时代,由于中国联通发力过晚,4G网络滞后,中国联通、中国电信都 已被中国移动远远甩在后方。在迎面而来5G的布局上,联通则必须要积极卡位。而假若BAT入股,则或为中国联通带来资金以增加基础建设的投入。

  中国联通董事长王晓初表示,联通不能再犯4G时的策略错误,不能过迟建设网络,已在资金上做好了5G的投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