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民企 > 正文

“魏桥系”信用债抛售再升级,或将拖累山东民企在债市融资 剩女被逼婚出走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7-04-01 11:24:19

 

“魏桥系”信用债抛售再升级,或将拖累山东民企在债市融资 剩女被逼婚出走


      3月29日起,受到齐星集团资金链断裂和地区信用债遭受拖累,山东宏桥新型材料有限公司(宏桥新材)、山东魏桥铝电有限公司(魏桥铝电)的多只短融、超短融收益率一度飙升至10%以上,成交量也骤增,银行间债市相关债券估值波动加剧,抛售交易频繁。其他魏桥系公司发行的债券也出现类似情况,甚至于整个山东邹平板块股债均承受着抛售压力,成为了市场“烫手的山芋”。
      3月31日,宏桥新材、魏桥铝电发行的债券较前两日出现了更大幅的波动,多只短融、超短融利率涨幅超过400个基点,以低于估值的价格出现多笔成交,多笔短融债和超短融债成交量逾4亿元。以上两家公司实际控制人都为山东邹平民营企业家张士平,并与其在香港上市企业中国宏桥(01378.HK)关联颇多。
天风固收首席分析师孙彬彬指出,目前中国宏桥公开市场累计债务余额310亿元。随着做空事件的持续发酵,特别是在同属山东邹平的齐星集团有限公司爆出资金链断裂后,市场担忧情绪陡升。
      此前境外做空机构Emerson Analytics于2月28日发布中国宏桥做空报告指出中国宏桥集团在2011年IPO阶段就开始虚报生产成本,并质疑其毛利率在2010年的毛利率突然高于同业,以及其实际盈利能力不足其公开水准的一半等等,评估该公司股价只有现价的约四成。中国宏桥股价当即暴跌。3月22日中国宏桥停牌,停牌前公告称,因需要更多时间处理审计师提出的问题,可能将推迟发布2016年全年业绩。自此,相关债券开始出现异动,并在齐星事件发生后持续发酵。
某券商固收人士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称,现在还很难判断两个企业的最终结果,“二季度是年报披露的密集时段,也是评级调整的季度高峰,并且今天还是最后一个交易日,有些机构不希望这些债在账上,急于出手。”现在正值季末,一些持仓重的公募估值压力会比较大,又担心持有人会赎回,可能会不计价格地抛债。
       据万得数据显示,3月31日魏桥铝电发行的债券出现持续的恐慌性抛售,魏桥铝电发行的中期票据13魏桥铝MTN1,最高成交收益率达到12%,宏桥新材发行的短期融资券17鲁宏桥CP003成交收益率达10%,均远高于此前稳定于4%-5%的水平。从本次事件看,对宏桥和魏桥的影响主要波及短融债和超短融债,部分中期债也受到影响。
       上述交易员指出,“双桥”企业的信用资质还是不错的,宏桥新材、魏桥铝电与同行业公司财务指标相比,盈利能力及杠杆率等均显著高于行业平均水平,是否会出现偿付危机还要看银行方面的状况,“据我了解到的,相关银行认为现在的状况还不是什么大问题。” 据2016年上半年年报显示截止2016年6月末,魏桥铝电共计银行贷款13笔,约4.86亿元;宏桥新材截至2016 年6 月末,公司合并口径获得银行授信额度为198.72 亿元,其中已使用授信额度为172.85 亿元,尚余授信额度为25.87 亿元。
       本周邹平地区齐星集团等企业信用风险爆发,齐星集团银行方面债务超过70亿元人民币,加上约40亿元左右的社会欠债,债务总规模逾百亿,作为齐星互保方的西王集团在3月29日发布的公告中透露,山东邹平县等地方政府联合各债权金融机构3月27日召开联席会议,西王集团对齐星集团及下属子公司提供担保余额为29.073亿元人民币,且所有担保已全部追加风险缓释措施,整体风险可控,要求齐星集团重组方案作出前,各成员银行不得擅自退出、减少本行的授信份额。
值得一提的是,“魏桥系”在电解铝、氧化铝项目方面不仅为国内的行业龙头,世界上也处于领先地位,但是近两年来电解铝行业面临着全球性产能过剩的难题,而此前深陷信用债违约风暴中的东北特钢和广西有色金属也都面临相似的行业困境。
       孙彬彬认为,在宏观经济增速放缓,行业景气度低迷时,民营企业由于管理制度不够完善,环保治理存在不达标等情况,往往成为监管部门的重点整治对象。同时,民企财务报表上的瑕疵也会成为做空机构的狙击目标。因为自身势单力薄,获得的外部支持力度有限,企业之间通常会建立互保方式。互保方式虽能够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但也可能造成担保链风险,“铁索连舟”反成“火烧连营”的导火索,进而影响区域内的金融稳定。
       上述固收人士认为,会不会真的出现违约风险还要看事件进展,但相关债券的估值已经受到影响,对民营企业尤其是山东区域的民企今后在债市的融资将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