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经济政策 > 正文

大转折,从贸易大战到税收大战 我可能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7-10-08 11:18:44

大转折,从贸易大战到税收大战 我可能


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是一个重要转折点。它意味着全球贸易大战的开始。

一旦欧盟开打贸易战,中国原有的外汇创造机制将遭受重挫,在这种情况下,贬值货币以提升出口竞争力,几乎成为中国唯一的选择。

全球资本的流向正在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非美货币的贬值幅度将超过许多人的想象。

现在,全球贸易大战与税收大战,正在如火如荼地展开,这两场大战的实质是什么?将对大趋势产生多么巨大的影响?是很多人曾经探讨过的问题。但是,很多探讨并没有真正地深入到本质中去。本文试着揭开这个谜团。

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是一个重要转折点。它意味着全球贸易大战的开始。自此之后,世界许多国家相继或明或暗地走上贸易保护主义路线。全球化时代黯然谢幕。

贸易保护主义重新抬头,乃是对货币宽松政策的总清算。从这个角度来看,此乃大势所趋。

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之后,全球大印钞活动开启。货币汹涌而出,货币增发速度远远超过了财富创造的速度。2007年12月,美国广义货币M2余额为7.46万亿美元,截至2017年8月,为13.65万亿美元,净增长为82.98%。2007年12月,中国广义货币M2余额为40.34万亿元,2017年8月,中国广义货币M2为164.52万亿元,净增长为307.83%。如果折算成美元,中国的广义货币M2总量已经是美国的1.82倍。在货币宽松大比拼中,我国完胜。

货币体系是非常庞大的体系,但是,从很直观的角度来看,货币宽松政策的强度与货币购买力的真实水平是息息相关的。对于美国这样的发达国家来说,它最大的担心,是在全球货币大宽松比拼中,其他货币本身所包含的真实购买力的水平其实是被高估的,而美元其实是被低估的。换句话说,美元具有巨大的升值空间,而其他货币具有更大的贬值空间。在这种情况下,美国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美国需要重新拥抱美元资产,确保自己的财富不在国际间因为贸易等原因被转移走。于是,大家看到:美国的股市一直在火火红红地上涨;美国楼市一直保持着繁荣的态势;美国一直在努力压低税收,促使全球资本回流美国——回流的当然主要是美元资本;美国也通过贸易战的方式,缩减贸易逆差,本质上还是促使资金回流美国……

殊途同归!

这些政策措施都在产生一个效果,那就是促使美元资本快速回流美国。

我用简单的方式,勾画出了一个隐藏着的路线图。贸易大战、税收大战都是这个路线图中的强大推动力量。

为了加速美元资本的回流,美国不惜把企业税直接从35%降至不高于20%!这是非常大力度的减税。全球资本在美国企业税还处于35%的高位时,尚且在回流美国,何况一下子给出这么大的红利呢?

对于全球货币重新计量财富的不安全感不光美国有,欧盟甚至印度等等,都有。

据报道,10月4日,在经历了长达18个月的争议后,欧盟执委会、欧洲议会和28个成员国终于就限制中国廉价进口商品的新规达成了统一意见。新规将对所有世贸组织(WTO)成员国一视同仁,但会对国家过度干预等“市场扭曲”行为作出特殊处理,其中便包括中国。

这其实是大规模贸易战即将开打的信号。目的非常明确:欧盟希望中国从他们手中拿走的外汇大规模缩减。我们知道,2016年德国对中国贸易逆差约175亿欧元,法国对中国贸易逆差约300亿欧元,而英国对中国逆差为270亿英镑(货物贸易)。

可想而知,欧盟打贸易战动力十足。而印度政府已经在8月9日宣布,对93种从中国进口的产品征收反倾销税。

一旦欧盟开打贸易战,中国原有的外汇创造机制将遭受重挫,在这种情况下,贬值货币以提升出口竞争力,几乎成为中国唯一的选择。

很多人从贸易的角度看贸易战,从税收的角度看税改,却很少从全球财富大转移路线变换的角度来看,而这个角度可以更清晰地看透一个脉络:全球资本的流向正在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个别非美货币的贬值幅度将超过许多人的想象。前期美元暂时疲弱的假象迷惑了太多的人,不经意间,一个华丽的转身正在快速完成。我在未来二十年,经济大趋势中的许多分析,正在重新与现实契合,并且,趋势也将更加凶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