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经济政策 > 正文

经济强劲支撑货政价升,政策意欲驱动真三四线去库存——一周宏观核心观察 头条新闻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7-04-06 15:20:09

经济强劲支撑货政价升,政策意欲驱动真三四线去库存——一周宏观核心观察   头条新闻


1、货币政策继续验证量足价升特征,OMO+MLF利率抬升预计二季度仍将出现


总体上,我们认为本周央行仍然在践行“量足价升”特征,也即“维持流动性基本稳定”,同时提高货币工具价格,方式有期限拉长以及利率的直接提升。统计显示,3月1日至3月19日,央行在公开市场合计净回笼逆回购资金3900亿元,此外净投放3030亿元MLF工具,此外进行600亿国库现金定存,总体上共计小幅净回笼270亿元资金,可视为流动性量上总体紧平衡。短期限逆回购向较长期限MLF工具的替代以及本周货币工具利率抬升体现“价升”特征。


无疑货币政策稳健中性略紧特征非常明显,但我们希望梳理出一些影响该特征的因子以助于我们寻找下一步货币政策走向的线索。


从本周再次提高OMO及MLF利率(乃至SLF工具利率更大幅度的上调,考虑到央行对SLF利率走廊工具的定位,此举表明央行有意让利率走廊走扩,也即允许市场利率波动上限的提高)出发分析背后的支撑因素及不支撑亦或中性因素。


此次加息时点上比我们预计的要快,因为不支撑因素有近期通胀较低,且即便2月是底,至少上半年通胀预计也并不高,此外近期人民币汇率稳定、美国加息后美元走弱也似乎并不支持国内这么快跟随加息。反之说明,如果对美国加息影响汇率稳定存在担忧,那么在年内市场对美国还有两次加息预期的背景下,选择本周加息则可视为防止被动。


当然,分析支撑本次“加息”的因素有:

 


① 市场利率已经上行,在去杠杆的大背景下,这本身有随行就市提升利率的必要,防止套利发生,那么反过来市场也因此而没有造成明显冲击;

② 近期有泡沫抬头迹象,主要体现在房地产市场,伴随限购政策的出台,“加息”也配合表明态度;

③ 美国加息25Bp。


但国内”加息“的基础性背景是经济的强劲,一个明显的例证就是央行对此次货币工具利率抬升的解释中对”加息“字眼的使用非常谨慎,也反映其对加息打击刚企稳反弹不到两个季度的经济存在担忧。


如此,沿着上述分析,我们可以梳理出央行稳健中性甚至偏紧的货币政策以经济稳健为条件、出于以下几个顺位因子的考量:第一顺位是防范泡沫、去杠杆,第二顺位是海外利率抬升带来中美利差缩窄压力,第三顺位是进入观察的通胀上行压力。


那么我们现阶段可以做出如下几个推论:


一、年内常规加息(基准利率提升)依然难见,未来仍将使用OMO+MLF货币工具利率抬升作为折中策略;

二、本次加息时点与美国加息时点完美契合,这将市场对下一次利率抬升预期转向对下一次美国加息时点的预期;

三、美联储鸽派加息使得短期内对美国加息时点判断进入模糊阶段,市场目前对6月加息的预期相对较低,但这是动态的;

四、不论美国6月加息与否,如果市场对年内加息三次预期不变,这意味着总归6月开始外围还有50Bp的抬升预期,那么国内的货币工具利率抬升无非是时点问题,而非还有没有的问题;

五、我们认为如果考虑经济稳健是条件,那么早加比晚加好,因为上半年经济稳健确定性高于下半年;

六、我们继续维持对年内人民币中性看稳定,悲观看小幅贬值的判断。

 

 


2、各地楼市限购再出台,目的在真三四线去库存


近期国务院、央行、发改委、银监会高层对房地产密集表态,梳理如下:


周小川在首次金砖国家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提到,中国金融体系总体健康,但也存在总体杠杆率偏高、债市房市风险和跨市场影子银行业务活跃等风险。

张高丽:我们现在引导金融往实体经济,现在有的流向房地产,搞不好的话,很可能会形成泡沫,我们将严加防范,将会一步一步的,稳妥的,来进行调整。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的定位,分类指导,因城施策,重点消化三四线城市房地产的过量库存。

国家发改委主任何立峰表示:房地产和实体经济失衡,大量资金涌入房地产市场,曾经一度带动了一线城市和热点二线城市的房价过快上涨,进一步推高了实体经济发展的成本。控制信贷资金过度流向房地产业。

银监会副主席王兆星:将继续采取差别化的信贷政策,对部分房价过热的城市,要采取审慎的房贷政策;对部分有去库存需求的三四线城市,还会给予必要的信贷支持。


我们将3月1日以来各地出台的限购限贷等措施梳理如下:

 



同时我们将城市地图勾画如下,基本可以得出结论,目前出台限购的基本为一二线热点以及周边城市,可视为非真三四线。结合决策层的持续表态,近期政策动向并未改变“因城施策”的政策主基调,而在于促进真三四线城市的去库存。在真三四线销售能否起来存在不确定性的背景下,目前的政策限制可能将打断现阶段房地产销售转而反弹的节奏。但我们对今年房地产投资增速不必悲观的观点不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