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宏观 > 正文

城市建设专家谈如何避免“发展快了就失去特色” 梅西获刑21个月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7-03-26 16:42:26

城市建设专家谈如何避免“发展快了就失去特色”  梅西获刑21个月


3月24日,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进入第二天。今年论坛的主题是“全面全球化与自由贸易的未来”。下午3:30,主题为“城市的个性”的分论坛召开。什么成就了城市的个性与魅力?快速城镇化的国家,如何在城市改造和扩张的同时避免“千城一面”、保持城市的个性?腾讯财经全程视频并文字直播。

城市该如何避免发展快了就失去特色?青岛市副市长董晓莉以青岛为例表示城市在发展过程重要传承历史、尊重城市的发展规律,还要融入民风的特色。城市发展是每一个城市居民的责任,在大的举措行动之前,比如港口、机场都需征求民意。

摩拜单车联合创始人兼 CEO 王晓峰则认为,在快节奏的环境里要去精心打磨产品。以摩拜单车为例,王晓峰谈道如果能够沉下心来有所谓的工匠精神,能够把可持续发展作为公司发展的整个方向,最后从长跑来看还是会赢的。对以城市发展亦是这个道理。

以下为论坛实录:

主持人 吴伯凡:城市一定不是建筑,这一点我们知道。有硬件,有软件,还有一种人件或思件,没有第三个维度的城市或只有一个城市有维度像硬件的那叫鬼城,中国也有这样的城市,我就不说名字了。有硬件没软件,有软件没有人件,没有人的因素的,这都不是一个有个性的城市。连是不是个城市都是问题,哪来的个性呢?

接下来有个问题,就是变数特快。我们都是生活在2倍速、4倍速、8倍速,我们看DVD在不耐烦的时候就会不停地往前导,最快的是32倍速,说不定有64倍速的,我们就处在多倍速的时代。在传统的速度下我们是一个大片,经历的是一个大片,结果就变成了微电影,导致我们用了20年的时间经历过像在欧洲、美洲要上百年,甚至是一两百年经历的过程。这种快速变化的过程当中,如何避免因为快了而失去特色,因为快了而粗制滥造?粗制滥造不仅仅是产品,城市也可能陷入粗制滥造当中?这就是我给四位嘉宾的第二个问题,你们可以从自己的正面的经验以及看到的反面教训来给大家分享,如何避免这种粗制滥造,如何在快速变化当中成就自己的城市个性?

董晓莉:从我自己来看,我自己出生在古都西安,又游学了英国和美国,所以是看过无数个城市,也有很多的感觉。当我来到青岛的时候,觉得真的是很美,但是在后期的经济快速发展过程中,实际上城市也是一个快速的进步壮大的过程。如何让这个城市不要因为快餐而丧失了个性,就像我们永远吃汉堡是一样的,我们也是在市政府层面进行了很多的考虑。

坦率地说,我们还是做的非常不错的。为什么呢?第一,我们传承了历史,就是青岛红瓦绿树、碧水蓝天不是我们今天讲的,是康有为先生讲的,在那个时候就有特色而屹立于世界之林。我们在后期的建设过程中,一个是要继承,第二是要发扬。继承是比较好讲,那如何发扬?我们听取了很多民意。

青岛市民很青岛,如果您去了以后会发现他们以青岛为自豪和骄傲,所以这是每一个城市公民的责任。在大的举措行动之前,比如港口、机场都会征求民意特点。

第二是尊重城市发展的规律。我个人不太建议什么呢?比如说有个城市把世界上每个城市的优点放在一起,觉得这就是他们城市的特点。结果我到了那个城市之后,当我走了多少年以后,再问的时候依然说不出城市的特点,因为你曾经看过,但是你又不知道是什么。

主持人 吴伯凡:看上去像世界公园。

董晓莉:你总结了历史,但是不是把所有的历史放在一块就是最美的特点。一定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你的文化积淀在哪里,如果一个城市没有文化就没有意义了,文化是需要积淀的,文化是需要涵养的,文化是需要时间锤炼的,绝不是一朝一夕促成的。在这一点上,和您说的快速是不是能造就精品,我觉得有的时候还是需要一点时间。

第三是地方的民风非常关键。你尊重了历史、听取了民意,还要有民风的特色在里面。比如我们去了美国,你要用美国人的思维去讲,这个事很容易解决。如果用中国人的思维跟美国人讲就不一样,很多留学生回来以后经常会这样。我觉得很奇怪,在中国生活了这么多年,回来之后还会有这种情况吗?事实上是有的。如果不融入当地的民风当中,这个城市也没有特色,我觉得这都是需要时间、需要认知,需要你的知识凝练出来的东西,所以绝不是可以一朝一夕的,所以我不太赞成快速的无休止只追求经济效益的发展,对人类、对历史、对城市是没有益处的。

主持人 吴伯凡:如果走的太快,有可能会把灵魂拉下了。魂不守舍,六神无主的城市是很可怕的。这个话题对你来说是意味着什么?

王晓峰:我觉得这个问题刚好打中了我的心,所以跟董市长的观点是一样的,我们的确是处在一个比较快捷的环境里面。但是怎么样在快节奏的环境里面能够去精心打磨产品,同时能够让你提供的不是粗制滥造的东西。现在有人管我们的行业是彩虹车或彩虹大战,意思是几十种颜色的车。我愿意把几十种颜色的车分成摩拜和其他。

我们举几个例子,摩拜特别坚持轴传动,这是什么意思呢?整个自行车是没有原来传统意义上的链条,好处是什么呢?比如董市长将来在青岛骑摩拜,不用担心裙或裤角被链子挂上。或者说刘市长从仁川市骑这个车,也不用担心掉链子。但是轴传动很难,我们还在坚持。目前我们投放的100万辆来计算的车辆,没有一辆车是因为掉链子而去维修的,所以也帮助我降低了成本,同时也需要花时间打磨技术的。

尽管这个竞争比较激烈,环境发展比较快,如果你能够沉下心来有这种所谓的工匠精神,能够把可持续发展作为公司的整个方向。最后从长跑来看还是会赢的。换句话说如果把两三百块钱的刷个颜色弄个密码往街上放,这个事没有技术含量。打个赌,比如拿300万人民币涂个颜色,比如粉色。300块钱一辆,我给您弄一个粉色的车出来,一周交货,这没有技术含量。比如放到青岛、仁川,城市的管理者是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主持人 吴伯凡:前不久我看一本书是《慢决策》,过去是大鱼吃小鱼,后来据说是快鱼吃慢鱼。这本书告诉你,慢鱼吃快鱼,在这样特别强调速度的时代有可能能守住一个慢,快的有他自己的生命周期的,最后剩者为王,谁能够剩下来?往往是那么不那么匆忙的,恪守慢,不是为慢而慢,而是为了品质,为了为他人、为社会创造价值的企业,才可能生存下来。我们过去讲快鱼吃慢鱼,确实是很有误导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