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公司管理 > 正文

巴菲特如何损害了美国的资本主义 药商风流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7-10-08 11:17:41

巴菲特如何损害了美国的资本主义 药商风流


巴菲特投资诀窍的核心是避免竞争,最大限度减少对实体经济的投资。那些投资于高风险领域的企业家才值得钦佩。

在我的成长岁月中,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是我最钦佩的人。他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投资者,成就令人景仰。市场是一个无情的对手,但这个男人年复一年地跑赢它,只靠智慧和魅力就赚得了750亿美元身家。他的朴实、他的伦理观和他对自己位于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市的家的无比依恋中,有一种道德纯洁性。有哪一个足球运动员、政客或思想家可以相比?

现年87岁的巴菲特对美国的商业和金融具有巨大影响,这些影响通常是正面的。他推动公司把股票期权作为成本入账,警告衍生工具有危险,建议公众投资于低成本指数基金并长期持有。

但无论你多么钦佩这个男人,他的影响力有一个阴暗面,因为被上千投资书籍赞美的“巴菲特主义”(Buffettism)的核心是:避免竞争,最大限度地减少对实体经济的投资。

近期一批研究展示了这些力量——竞争下降,利润上升和投资减少——是怎样影响美国的。经济学家扬•德•洛克(Jan De Loecker)和扬•埃克豪特(Jan Eeckhout)记录了企业加价率(一个与利润率相关的指标)的攀升,从1980年的18%升至现在的67%。在最近提交给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一篇论文中,热尔马•居蒂耶雷(Germán Gutiérrez)和托马斯•菲利蓬(Thomas Philippon)展示了投资相对于盈利能力的下降。这些趋势不是巴菲特引起的,但它们是其财富的核心。当你赞美他时,你也在赞美这些趋势。

巴菲特对于自己减少竞争的渴望是坦坦荡荡的,他对此有一个朴实的说法:“加宽护城河”。他在2007年曾说过:“我不想要一个让竞争对手感到很容易的生意。我想要的生意得有一条护城河围绕着它,中间有一座非常有价值的城堡。”

他告诉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的经理们,每年都要加宽各自的护城河。巴菲特对良好管理的定义由此昭然若揭:如果你存在有效的竞争对手,你就做得不对。

与他职业生涯的许多方面一样,巴菲特过去的操作比较透明。比如1977年他收购《布法罗晚报》(Buffalo Evening News)。他以3250万美元收购了这份报纸,是其170万美元营业利润的许多倍。随后他推出周日版,令竞争对手《Buffalo Courier-Express》破产。1986年《晚报》更名为《布法罗新闻报》(The Buffalo News),垄断了当地市场,税前利润达到3500万美元,成为当时巴菲特最大的一笔投资。

他的护城河概念与他对资本投资的看法是一脉相承的:美妙之处在于,有了一笔投资,你就不需要其他投资。他最受敬佩的收购案例之一是买下时思糖果(See’s Candies),他在1972年以2500万美元买下这家公司。此后巴菲特年年提价。该品牌如此强大,以至于尽管销售没怎么增长,利润却大幅攀升,且几乎不需要资本投资。巴菲特去年曾表示:“理想的生意不需要资本,却依然增长。”

他的言论对投资者来说无疑是真理。对于一个经济体,它造成了上述模式:较高的利润对应着较低的投资。艾丽斯•施罗德(Alice Schroeder)撰写的巴菲特传记《滚雪球:巴菲特和他的财富人生》(The Snowball: Warren Buffett and the Business of Life)引用了一个玩笑,据说来自巴菲特的商业伙伴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芒格老是跟巴菲特开玩笑说,他的管理方法就是拿走一家公司的所有现金,然后提价。”一语道破真谛,这确实概括了巴菲特的诀窍。

如果雄才伟略的巴菲特发现了几家不同寻常的公司,并低价买入,这当然没有问题。但他的追随者们正在整个经济体内效仿他的手法。

如今,巴菲特投资的方式主要有两种。一方面,他终于投资实体资产,尽管只是电力和铁路等受监管的行业,其回报基本有保证。另一方面,他在与巴西私募股权公司3G合作,后者将汉堡王(Burger King)和卡夫亨氏(Kraft Heinz)的成本砍到最低,提高了它们的利润率。

卡夫现在的营运利润率达到23%,有形资本回报率巨大。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这些高利润本该为竞争对手投资和窃取市场份额提供机会。但相反,联合利华(Unilever)和雀巢(Nestlé)等卡夫的竞争对手受其东家——指数基金和巴菲特式的主动型投资者——压力,要赶上对方的高利润率。如果这些对手也削减成本,而不是投资和竞争,卡夫还可以削减更多成本。一种“巴菲特均衡”正在形成。

需要指出,这并不是美国投资下滑和利润提高的唯一原因。而且该现象也没有简单的解决方案。加强反垄断执法将有所帮助,但近期就全面修订竞争政策提出的一些提案,理由并不是很充分。虽然一些研究很有意思地把缺乏竞争与机构基金交叉持股联系起来,但这并不能反映3G等私募股权经营者的现实。

我们可以自己决定谁值得钦佩。巴菲特在收购垄断利润方面非常高明,但他并没有创办企业或就新创意进行冒险。美国充满了这么做的企业家。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正在投资两个极具风险和激烈竞争的领域:汽车和太空。即使是备受诟病的科赫兄弟,其大部分财富也来自实体经济的投资。赞美那一类企业吧,这才是美国需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