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公司管理 > 正文

谁在围猎股权分散公司 穿越时空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7-09-13 10:39:50

谁在围猎股权分散公司 穿越时空


  随着二级市场形势好转,一些怀揣“产业整合梦想”的资金也活跃了起来。据上证报资讯统计,6月以来,两市已有23家公司被举牌24次。而今年以来,被举牌的上市公司已有35家。典型如焦作万方,在各路举牌资金的轮番进攻后,股东榜形成“鼎立”之势,刺激股价连日大涨。



  那么,这些最新被举牌的公司有无共性?记者梳理发现,大股东持股比例低是吸引举牌者的一个重要条件。6月以来被举牌的23家公司中,20家公司的大股东持股比例低于30%,12家公司大股东的持股比例低于20%。此外,23家公司中,创业板公司仅1家。

  有接受记者采访的投行人士表示,大多数举牌方有争夺控股权的想法,这也表明不少产业资本仍有“壳”的需求。“协议买壳”的成本较高,使得通过二级市场公开操作“夺壳”更具吸引力。另外,随着经济发展,上市公司从整合主体变成被整合的资源,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觊觎控股权

  “为什么举牌?”“感觉有机会吧!”日前,上证报记者曾与一家举牌方的负责人沟通,在其模糊而谨慎的答复中,“机会”二字仍透露出重要信息。

  机会在哪儿呢?“简单说就是想控股,要说单纯的财务投资,却买到(总股本的)5%甚至10%以上,这很难让外界信服。”前述投行人士表示。

  记者梳理发现,绝大多数被举牌的上市公司,大股东持股比例往往不高,公司股权较为分散。如上述23家被举牌公司中,20家公司的大股东持股比例低于30%,12家公司大股东的持股比例低于20%,还有几家公司甚至处于“无实际控制人”状态。

  焦作万方即是典型案例。焦作万方9月9日披露,樟树市和泰安成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于9月初买入公司股份1461万股,总持股量达1.19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和泰安成于一个月前从洲际油气手中受让了焦作万方8.7%的股份。

  至此,焦作万方的三大股东阵列显露:第一大股东杭州金投锦众持股16.41%,系通过受让原大股东西藏吉奥高的股权入主,不过入局一年多来并未有实质性动作,甚至还未能派人进入董事会;第二大股东嘉益投资持股15.64%,已连续发起三次举牌;第三大股东即刚刚介入的和泰安成,虽然持股只有10%,但其20亿元的注册资金和介入后立即增持举牌的动作,已表明了态度。

  “既然其他股东都‘没动静’,我是不是可以试试?”有券商人士调侃和泰安成的心态。据该人士分析,由于A股流动性较好,买入卖出都比较方便,举牌者所处地位相对有利。

  多家被举牌上市公司中,有几家的主要股东持股比例也比较接近。如金路集团,9月7日,公司第二大股东深圳首控国际商务咨询有限公司发起第二次举牌。而一个月前,金路集团大股东曾在短期内增持公司3.05%的股份,将持股比例提升至13.05%,争夺战一触即发。

  可进可退的“顺风车”

  但举牌方也并非都是冲着争夺控股权而去,特别是标的公司属国有企业的,其控股权的获取可能并没有那么容易。在券商人士看来,针对国企的举牌,属于一种可进可退的谋略。“如果能够拿到控股权,当然是最好,如果拿不到,也可适当刺激公司,最终获得财务投资的收益。”

  津劝业即是典型案例。今年6月,在连续两次举牌津劝业之后,润盈投资与荟金三号曾表示,在未来12个月内将继续增持不低于100万元的津劝业股票。从表面来看,津劝业控股股东的持股比例为13.19%,双方的差距已经不大。

  面对交易所的问询,润盈投资实际控制人一度豪言,有意通过股份增持获得津劝业的实际控制权,但目前没有明确计划。不过此后润盈投资又“改口”,承诺在津劝业大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无放弃津劝业实际控制权意愿的情况下,不谋求控股权,不存在改选董事会的计划和安排,不存在改变上市公司主营业务的计划和安排。

  曾被多家公司举牌的南宁百货则提供了另一种范例。8月8日,公司披露,深圳市北部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增持公司股份至5%,对方明确表示举牌系财务投资,不谋求控制权,但拟在未来四个月内继续增持不低于1000万股的南宁百货股份。

  和多数被举牌的公司一样,南宁百货的控股股东持股比例也不高,南宁市国资委旗下的南宁沛宁资产经营有限公司持股18.24%,且面对各路资本的多次举牌,南宁市国资委也未采取实际行动巩固控股权。简单查询,前海人寿经两次举牌后,目前仍合计持有南宁百货近15%的股份,另有自然人洪婉玲持有公司8.43%的股份。

  “南宁百货和津劝业都是地方国资体系的百货企业,目前经营压力都比较大,但拥有的商业物业资产质量又相当好,和其他地方国资百货企业相比,两家公司控股股东的持股比例都不高,成了举牌资金的首选。”有券商人士分析。

  事实上,早在津劝业和南宁百货之前,已有一大批百货类公司遭到各路资金的举牌,如最终被茂业系拿下的商业城、茂业通信(原渤海物流);被大商集团、浙江盾如系和机器人等多家资本“围攻”的中兴商业;还有地处中部的武汉中商,绿地金融投资控股集团已持股4.9%,位列股东榜次席。

  “牛散”出击

  在众多举牌资金中,也不乏自然人的身影,如举牌并持续增持南宁百货的洪婉玲。据上证报资讯统计,6月以来出现的23家被举牌公司中,举牌者为自然人或可以直接追溯到自然人的公司有9家,一些知名牛散如景华、吕小奇的现身,不禁让人感慨市场已经变了。

  景华此次出击的还是冀凯股份。据冀凯股份8月3日公告,自然人景华通过自身证券账户、润泽2号账户、民盛景融1号账户、民盛景融2号账户于今年1月4日至8月2日,增持1000万股,占冀凯股份总股本5%。增持完成后,景华合计持有2000万股冀凯股份,占总股本的10%。据披露,除了持有10%的冀凯股份外,景华还持有民盛金科5.87%的股份。

  8月12日披露,吕小奇通过其本人及三个信托产品累计持有4386.68万股,吕小奇的一致行动人林雪映持有1173.2万股南京新百,合计持有5%的股份。据介绍,除南京新百外,吕小奇还持有欧浦智网6745.7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6.387%。

  此外,神农基因披露,自然人曹欧劼在8月24日至31日买入5121万股公司股票,占总股本的5%,构成举牌。曹欧劼表示,未来12个月内,可能继续增持神农基因股份。在6月份以来被举牌的公司中,神农基因也是唯一一家创业板公司。

  有券商人士表示,随着资本市场的发展和个人投资者的壮大,以自然人身份直接发起对上市公司的举牌,已有不少案例,典型如香水大王周信钢,“一家三口”曾多次出现在上市公司前十大股东榜上,并对多家公司举牌。“对大资金来说,集中火力本来就是投资原则之一,另外,其投资周期往往较长,愿意超过举牌线主动进行锁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