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公司管理 > 正文

中国经济政策总体应以“稳”字当头 法轮功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7-04-10 17:31:37

中国经济政策总体应以“稳”字当头  法轮功


 坚持稳中求进的总基调,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效防控金融市场风险,是2017年经济工作的重要任务。据统计,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全文提及“金融”一词18次,“风险”一词14次,凸显了对这一问题的高度重视。

  近日,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了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与金融学教授许斌,就中国经济整体走势、楼市、股市和汇率等进行了深入解读。

  经济政策总体走向是稳字当头

  中国经济时报:您对中国经济政策总体走向是如何判断的?

  许斌:“稳”字当头,供给先行,需求保航。

  2016年,中国实体经济存在着一些突出问题,主要表现在民营固定资产投资继续呈现下滑趋势。但由于一方面有一些政府的投资支撑,另一方面全球商品市场回暖,去年下半年经济有所回升,表现在过去很长时间都是负增长的PPI(生产价格指数),现在转为正增长了,意味着实体经济稳下来了,这给了我们信心。

  今后的经济政策,要继续“稳”字当头,通过防范金融风险,实施适当宽松的财政政策和中性的货币政策,为实体经济的发展保驾护航。

  2017年GDP能够实现预期增长目标

  中国经济时报:您认为2017年中国的GDP能够保持多少的增长呢?

  许斌:2017年实体经济已经趋稳,特别是民营经济部门的投资有所恢复。政策导向是让大家不要把钱都投到金融市场,而是把钱用来做一些实体经济。

  比如说,再投资和技术创新,我觉得还是会保持好的势头,一个原因是全球经济在回升,虽然有美国特朗普新政这个不确定因素,但美国的政体不是总统一个人说了算,而且特朗普看重的也是经济利益,所以,特朗普会弱化美元升值,美元强势对美国出口是不利的。

  我认为,中国在2017年能够保持6%左右的GDP增长,实现预期增长目标,这是基本上有把握做到的事情。

  用房地产促进经济增长的代价非常大

  中国经济时报:为什么说用房地产促进经济增长的模式需要反思?

  许斌:目前来说,房地产市场基本上是触顶了,2015年的经济增长目标定在7%的高位,但全球经济下滑速度比我们想象的要快,所以当时“保增长”的压力非常大,最后还是通过对房地产市场的刺激把增长保住了,但是代价非常大,因为金融市场有个特征,它会超调,你希望它增长5%,基本上预期作用会让它到7%—8%。超调造成经济扭曲,对实体经济的健康发展非常不利。

  中央在2016年及时出台了调控政策,将房地产市场泡沫的势头摁了下去,同时在房地产调控上又不能做过头,如果房价大幅波动是一个非常大的风险。

  日本房地产泡沫破灭的教训值得吸取

  中国经济时报:日本房地产市场泡沫有哪些中国可以吸取的教训?

  许斌:日本经济就是因为上世纪90年代房地产市场泡沫的破灭导致后面近20年非常痛苦的挣扎。其中的一个原因是过快地运用了提高利率的政策,刺破了泡沫。中国吸取了这个教训,让房地产总体稳定又有结构上的调整,三四线城市重点去库存,一二线城市保持基本稳定,这里最重要的是让前面十几年所发行的货币沉淀在房地产市场上,而非大规模地流出来。房地产市场就像一个大池子,把发行过多的货币圈在那里,但要保证没有一个大口子让池子中的水也就是货币存量快速地流出来,控制人民币贬值预期变得尤为重要,因为对人民币快速贬值的预期会带来资本外流的风险,威胁到房地产市场的稳定。美国宏观政策取向影响人民币汇率走势

  中国经济时报:您对人民币汇率的走势有什么样的判断呢?

  许斌:从2015年8月11日(即811汇改)以来,人民币确实出现了一波较快的对美元的贬值,一个原因是美元本身升值较快,而中国经济发展至今,人民币的升值趋势走到了一个拐点,出现了贬值的倾向,虽说美元的快速升值是人民币贬值的重要原因,但也不是说人民币本身没有贬值的趋势。

  2017年是一个关键点,对中国经济来说,要保证沉淀在房地产市场的人民币不会过多地流出来兑换成美元,这取决于几个重要因素。一是美元还会不会持续上涨,现在看来,这个趋势在特朗普执政的第一年会受到抑制,特朗普希望刺激美国经济,他不想让美元升值得那么快。

  还有另外一个因素,美国是政府管财政政策,美联储管货币政策,美联储计划是今年加息三次,一是因为美国经济本身现在增长得较好,通货膨胀的预期有了;二是特朗普声称要采用政府投资基本建设这样一个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它也会造成通货膨胀的压力。

  综合考虑以上几个方面,美国的货币政策会从紧,货币政策从紧会让美元有上升趋势,而特朗普又会设法阻止美元升值,所以现在不好判断美元是否会像目前这样缓慢地变化甚至下跌,还是会像去年那样较快地上升。

  如果说美元快速升值,那么人民币贬值的压力就会很大,资本外流的压力也会很大,这时就不得不采取一些资本管制的手段,一方面做资本管制,一方面是容忍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跌得多一点。对中国比较好的情形就是美元不大涨,即使美元不大涨,中国也应该想办法让人民币对美元贬一点,为规避未来美元升值的风险创造一些空间。

  人民币仍存汇率贬值压力

  中国经济时报:您预测人民币汇率贬值的程度吗?

  许斌:我对汇率和资本总的看法是,人民币汇率仍有贬值压力,至于贬多少还是要取决于美元是升是贬以及变化幅度,美元的升值幅度取决于特朗普和耶伦所主导的美国宏观政策取向。

  中国经济时报:如何管制资本的流向?

  许斌:中国的资本是不是会流出去,其实就是两个条件,第一个是中美利差是否大于预期的汇率贬值率。举例来说,如果在中国用人民币投资可以获得相对安全的回报,例如理财产品6%的年化收益率,而在美国用美元投资的回报连1%都不到,那么也就是说中美的利差为5%,那么只要人民币汇率贬值的预期小于5%,理性的投资者就不会把人民币兑换成美元。

  还有第二个条件。尽管利差很重要,但如果人们对汇率贬值有恐慌情绪,那么就不会去管这个利差了,资本外流就会发生。所以说防止汇率会大幅贬值的恐慌情绪的蔓延,是规避资本外流风险的必要手段。

  目前,我认为中国政府还是做得很好的,通过舆论的导向,通过不改变5万美元额度的政策,来稳定绝大多数中国老百姓兑换美元的意向。毕竟中国老百姓对美国市场不熟悉,即使换成美元,放在国内银行的美元账户里收益率是非常低的,所以目前资本外流规模得到了控制。

  吸引外国直接投资意义重大

  中国经济时报:为什么当下又出台了吸引外资的政策?

  许斌:我注意到中国政府近期出台了一些新的吸引外国直接投资的政策。上世纪80、90年代国家给了外资很多优惠政策,因为要发展中国经济,需要引进国外的资本和技术。到了20世纪,中国本土企业成长得非常快,外国企业在中国所起的作用和地位下降了,所以政府就撤销了一些对外资的优惠政策,比如外资企业需要承担与中国企业相同的所得税税率。

  然而目前的情况发生了变化,一方面资本在外流,一些跨国公司也有撤资的举动,另一方面中国经济走到了一个新的阶段,迫切需要吸引一些高端的外国直接投资,在这个新的形势下,中国政府出台一些新的吸引外资政策,是意义重大之举。

  在世界范围内举目眺望,除了美国经济相对好一点,大部分国家和地区的经济仍不乐观,比较而言,中国经济还是具有很大吸引力的,目前一些外资撤资,有些是出于政治原因,有些是对中国的前景存有疑虑。所以,中国要做的,第一是降低不确定性,第二是出台一些优惠政策,第三也是最重要的就是大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把税赋降下来。我相信会有外投进入中国的第二次浪潮,这对中国经济从中等收入国家走向高收入国家是非常重要的。

  2017年股市会处于一个相对平稳的状态

  中国经济时报:您能预测下2017年中国股市的走向吗?

  许斌:有句话,世上没有新事。所以我们要做的是不要在同一个地方多次犯错。

  2016年证监会做了一些调整更多地将心沉下来,让股市相对比较稳定地走。股市本身就是由市场决定,政府要做的是防止系统性风险,保障中小投资者的利益,但不是说给投机者买单。

  我估计2017年的股市会是相对平稳的,不会大起大落。主要的原因在于,今年的政策有了一个转向,从保增长为第一,到防风险和促改革为第一,尤其是货币政策趋向中性偏紧。房市稳定靠的是货币存量留在房市,而股市较多地取决于货币流量,在流动性较紧的情况下,股市很难有大幅上涨的可能。